copy潮汐

眼里都是亚瑟柯克兰❤️

KTSZD!

企鹅:381151156
扩列随意w

【朝耀】一个妻奴是如何应对自家omega的发情期的?(ABO)



算一算又到自家爱人的发情期了。

亚瑟莫名的抖了一下,不自然的活动了活动手腕。他现在还记得他家omega上次发情期时恨不得弄废他的样子。
omega的发情期,会变得异常暴躁,攻击力直线飙升,绝对不轻易让自己的alpha支配,就算在床上也一样。简单来说,就是一言不合就开干。
打架的那个干。

亚瑟站在自家门口,就感受到了室内传出来的甜甜的气息。亚瑟嗅了嗅,嘴角勾起勾起一抹笑意,他的爱人还真是一天都不差啊。好吧,他要开门迎接他那个即便是暴怒的发情期也依旧可爱的omega了。
但愿他今天心情好一点。

亚瑟打开门,换了鞋子走了进去,便看到王耀穿着他宽大的T恤,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似乎在睡觉。
亚瑟轻手轻脚的走到王耀身边,理了理他有些凌乱的头发。真是的,信息素一点都没有收敛的意思,亚瑟不由失笑,从一旁拿来白色的空调毯盖在王耀的身上。还没等他站起来,手腕就被刚刚还在睡觉,其实是闭目养神的王耀拽住了:“怎么才回来?”
“我吵到你了吗?”亚瑟坐在沙发上,靠着沙发背,把王耀的小腿搭在自己的大腿上,“还是根本就没睡着啊。”
王耀动了动腿,给自己寻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都有吧。”
王耀说这话的时候,亚瑟敏锐的感觉到omega的信息素迅速充斥了这个房间,像是在邀战一样,又像是在引诱一样环绕在亚瑟周围。
亚瑟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这下好了,他家的omega这是要用信息素把他往发情期里带啊!alpha很少会主动发情,可以说,亚瑟百分之九十的发情期就是被王耀硬生生扯进来的。说来也是心累,他的omega可以在发情期镇定自若,哼着小曲品尝美食。然而他倒是被折磨的不行。

“腿酸。”王耀抓过一个苹果,在手里把玩着,找准了一个地方,一口咬下去。
啊腿酸啊……
亚瑟把王耀宽松的裤子卷上去,轻轻按揉着王耀的小腿,啧啧啧,皮肤真好。王耀的皮肤很细腻,即便看上去很瘦,但是摸上去却有肉肉的感觉。手感,特别赞!
围绕着亚瑟的omega信息素不减反增,颇有一股挑衅的意味。亚瑟挑挑眉,也开始释放一直收敛着的信息素。淡淡的茶香瞬间充斥整个房间,亚瑟明显看到了王耀不由皱紧的眉。王耀不自然的动了动身子,omega的信息素显得有些躁动,他暗下眼神,想要抽回腿,去找他的抑制剂。可是却被亚瑟恶趣味的拉住了脚踝:“怎么了?不舒服吗?”
亚瑟向前探身,alpha的信息素瞬间从上方压了下来。“放手。”王耀支撑起身子,冷眼看着亚瑟。
“你不是腿酸嘛,我给你揉揉啊,怎么了?不愿意?”亚瑟轻笑,“是不愿意还是受不了了啊……”
王耀听到这话,倒在沙发上,腾出手拽住亚瑟的领带,把亚瑟向自己拉过来,王耀的唇撩过亚瑟的侧脸,暖暖的气息扑打在亚瑟的耳边,亚瑟听到王耀用气音轻声说着:“就算我受不了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如果说刚刚那只是引诱,那现在这类似性-暗示的话语直接把亚瑟扯进了发情期。



亚瑟曾不止一次的思考过,他当初到底是怎么追到王耀的呢?这样可爱的omega是怎么被他泡到手的呢?这么强势的王耀当初怎么看上他的?每次这样想,亚瑟不都禁感叹,当初的自己真有魅力啊…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遇到王耀,是在地铁的车厢里。那天他下班回家,累的全身酸痛,他刚想闭上眼睛注意一下,就被扑面而来的omega信息素刺激的精神了起来。
是哪个omega这么作死!
亚瑟给自己灌了口水,想让自己发干的喉咙湿润一下,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身体的反应无时不提醒这他现在发生了什么。车厢内的alpha们开始躁动起来,想要找到信息素的发源地。车厢内的omega们被这信息素弄的有些焦躁,一些omega轻轻拽住了自家的alpha。整个车厢中,最镇定的大概就是beta们了,他们该做什么还做什么,一副世界发生了啥和我没关系的样子。
等亚瑟拍了拍自己的脸,集中精力后,他发现,那个在封闭的车厢内发情的omega……竟然就坐在他的旁边!
天呐!
上帝啊!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路过alpha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最重要的是这个omega似乎还睡着了,对自己周围的情况毫不自知!这么下去他会被拖走然后吃干抹净吧!
他可是alpha,他有义务保护omega。不管是他个人还是他的内心都是绝对不允许放着这个omega不管不顾。
衡量之后,亚瑟决定叫醒这个omega。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永远不要在一个alpha面前放一个发情的omega……恩,原因大家都知道。
亚瑟摇了摇这个omega,待这个omega揉着眼睛恢复神志,并打了一个呵欠的时候,亚瑟小声并严肃的对他说:“先生,你发情了。”
然后?
然后亚瑟就被这个omega,也就是王耀,当成了变态。
第一次见面被当成变态的他都能追到王耀!他上辈子到底积了多少德啊!他何德何能才能和王耀结婚啊!这不珍惜怎么行呢!
所以,弗朗西斯这么对亚瑟说:“你是妻奴吗?”

亚瑟环住王耀的腰,亲了亲王耀的嘴角:“故意的?”
王耀倒是耸了耸肩:“放开我,去给我拿抑制剂,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抑制剂?”亚瑟像是自己的领地被侵犯一样,“为什么要用抑制剂?”
“为什么不?”王耀倒是说的理所应当。
“我们一起不好吗?”被扯进发情期的亚瑟可怜兮兮的把脑袋埋在王耀的怀里,像是受伤的小动物一样蹭着王耀。
如果是平常,也许王耀就吃了亚瑟这一套了,然而现在可不会:“你这是想让我上了你?”
“你行你就来啊。”亚瑟在王耀怀里抬起脑袋,讲真,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王耀发情了还这么镇定!
“所以说……起开亚瑟。”王耀声音有些颤抖,他推了推亚瑟的头,就算他再镇定再能忍,这么长时间被一个散发着信息素的发情alpha抱住还是吃不消。尤其是,亚瑟还是标记了他,和他进行灵魂绑定的alpha。
“不要。”亚瑟从王耀的怀里起来,双手撑在王耀身体两侧,他现在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尽管他作为一个alpha,有着很强的自制力,但是自己的伴侣发着情,看起来毫无防备并且还一脸看智障的神情看着自己时,他alpha的征服欲几乎咆哮而出。真想在这里把这个omega占有,让他哭着求自己不要了,让他知道挑衅了一个alpha到底是什么后果……
可是他舍不得啊……
他才不想要王耀哭呢……
像是要寻求安慰一样,亚瑟凑近王耀的脖子,轻轻啃咬着王耀的腺体,这让王耀不由的发颤。
正在亚瑟想要转移阵地亲吻王耀的嘴唇的时候,冰凉的触感让他一下子清醒了。亚瑟晃了晃铐在自己手上的手铐,不由的觉得好笑:“你哪弄来的这个?”
“恩哼?你猜啊。”







【然后?然后他们开始了疯狂的……咳。】

我到底写了些什么……
开始打算写暴躁的omega和alpha打的头破血流……
然而我舍不得啊!
我差不多是一条咸鱼汐了_(:3」∠❀)_

评论(16)

热度(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