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潮汐

朝耀only《addiction 》欧美三大设定合志企划中
朝耀本命不拆不逆
冷战露米
全职主吃喻黄叶蓝
凹凸安雷瑞金嘉瑞
英领
老公是亚瑟
老婆是苍叶
儿子是湮灭之瞳
女儿是月蚀(悄咪咪的说一句也可以是儿媳妇)

DNF死忠
表白月蚀湮灭之瞳
我喜欢他,月蚀湮灭天下第一!!

甜食主义者!拒绝玻璃渣
情感洁癖精神洁癖严重患者【瑟瑟发抖】
狗血爱好者!

微博:keyi小艾-潮汐
QQ:381151156
贴吧:CC千以寻
扩列随意w

咳,关于雷区:
1•金钱味音痴岛国红色
2•拒绝任何形式的出轨和绿帽子,对于这种设定只想说一句话,祝您被您未来的伴侣绿地愉快

不戳雷我们还是好朋友ww

最后
爱你们 (๑ゝω╹๑)

祝自己十八岁生日快乐呀w,可以合法开车啦嘿嘿嘿

【朝耀】First marriage love(15-16)

•先婚后爱,ABO设定
•自由撰稿人亚瑟×大学历史系老师耀
•恭喜亚瑟,贺喜亚瑟,顺便再心疼一下亚瑟,再然后下章有点高能,先预警一下
首章链接

上一章链接

•打个广告
《Addiction》终宣+预售


15
清晨的阳光透过白色的纱帘投入到房间内,王耀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随手捞过床头的闹钟,看了一眼时间之后他就把闹钟又放回了原来的位置。头晕晕乎乎的,全身上下都没有什么力气,宿醉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还好今天学校休假,不然他现在可能会爬着去上课,然后再爬回来。那帮学生简直太不像话,竟然连老师都敢灌,还好他们毕业了,不然全部给他们挂科。
他脑内还在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房间门突然被打开,他的丈夫还穿着风衣,明显是刚从外面回来,身上还带着外面雨水的气息。
“醒了?感觉怎么样?”亚瑟脱下风衣,放在沙发的扶手上,走到床边摸了摸王耀的脸,“饿了吗?”
被对方这么一说,王耀确实感觉到了饥饿感,还有胃部的阵痛。他歪歪头躲开亚瑟的手,撑着身子准备下床,这是他才发现自己昨天那身满是酒气的衣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干干净净的白色睡袍。王耀一瞬间有点尴尬,颇为不自在的裹紧了睡袍,眼睛飞快的瞥了亚瑟一眼。
亚瑟看出了对方的不自在,知道对方绝对是误解了自己,连忙摆摆手解释:“是你自己换的,我只是帮你系带子,我什么都没看到!”
王耀也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让双方尴尬,索性对亚瑟摆摆手,示意他没关系。亚瑟犹豫了一下,随后开口道:“我知道自己的厨艺不行,所以我去上次你说的中华街给你买了小包子,还有一杯粥,上次你说的那个地方今天没有开张,我就换了一个地方买,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不喜欢的话,你告诉我,我再去找别的。”
王耀点点头,心下有些感动,他没想到亚瑟居然还记得上次他说过的那个地方,他对亚瑟笑了笑:“麻烦了,亚瑟。”
亚瑟向他点头示意没关系,然后指了指门外:“那你先吃,我先去休息一会,有什么事情再叫我,有点困。”
“你昨天没休息好吗?”王耀皱眉,他知道自己的宿醉肯定给亚瑟带来了很多不方便,虽然说现在他们是合法伴侣,伦理上应该是双方最亲近的人,可是王耀和亚瑟毕竟不一样,两个本应该是陌生人的人,即便是结婚了,对方也没有道理要照顾他这么多。
亚瑟倒是并不觉得自己为王耀做了很多事,他早就已经把这些当成他的责任,王耀是他的伴侣,他有责任做这些。他不知道脑子里怎么想的,弯下腰直接去给了王耀一个简单的小拥抱:“没有,我休息好了,只是单纯的有点累,你放心去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亚瑟回到房间之后,躺倒在床上,困意便席卷而来,昨天王耀洗完澡之后,莫名其妙的就又开始撒娇,抱着亚瑟的胳膊不松手。亚瑟承认,他觉得王耀可爱坏了,但是再怎么可爱也不能不回房间对不对?亚瑟连哄带拽的把他弄到他自己的房间之后,他的omega又闹腾着不要睡觉。亚瑟敢发誓,王耀坐在床上紧紧握着他的手,可怜巴巴的小声哀求着他不要离开的时候,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亚瑟在心里默默感叹自己真是太有选择性了,他安慰的哄着王耀:“乖啊,你乖乖的好不好,乖乖睡觉。”
这位小可怜见亚瑟坚持要走,突然就像小动物一样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环着他的腰,还不安分的四处乱摸,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个时候亚瑟感觉对方的信息素比以往都要浓郁,七摸八蹭的,对方没什么事,倒是弄的亚瑟面红耳赤,身体也十分诚实的给了他正常alpha该有的反应。亚瑟深呼吸了一口气,坐在床边把王耀抱在怀里,任由王耀的下巴枕在他的肩膀上,刚刚被吹风机吹干的头发蹭着他的脖子,和声和气的哄诱着:“王耀,我不走,你乖乖躺下,你可以牵着我的手,我会陪着你的,你看,现在也不早了,你需要睡觉了。”
亚瑟本来以为还要再来几个回合的迂回战,但是他没想到的是,王耀这次意外的没有那么难哄,亚瑟没说几句就妥协了,他看上去真的是困了,抱着亚瑟打了一个呵欠,就点点头乖乖躺下,同时也不忘记和亚瑟十指相扣,王耀喉咙里小声哼了两声,犹豫了一下还是闭上了眼睛。亚瑟放轻动作,清空床头柜上的东西,转身坐在了床头柜上,他看着自己已经有生理反应的下身,认命一样的叹了口气,他不管再怎么样也不能在熟睡了的王耀面前解决吧,他会被当成变态的啊。
隐忍了一晚上,早上一大早就起来买早饭,现在瘫在床上的亚瑟把头埋进枕头里,坐在床头柜上坐了一晚上,腰酸背痛,无论如何,先好好的睡一觉吧。

16
亚瑟醒来的时候是中午十二点,不偏不差,刚刚好,也难怪之前王耀说他就是踩着吃饭的时间醒过来的。


不可描述的部分


亚瑟关门逃掉的一瞬间,王耀就撑起身子,给自己灌下一瓶抑制剂后,便跌跌撞撞把自己关进卫生间,打开水流冲刷着自己的身体,他抹掉镜子上的水,看着自己发红的脸颊,一瞬间突然觉得很委屈,他知道亚瑟并不是会趁着发情期占人便宜的人,可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王耀不知道应该如何再面对亚瑟。
亚瑟确实是个很好的丈夫,把他能做的都做到了最好,对他的关心也是无微不至。王耀并不嫌恶,他只是觉得他受不起,他们明明停留在互有好感就够了,为什么要这样。
王耀抬手擦掉滑落下来的眼泪,也许,他们两个都应该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以后。




——
亚瑟好感度:95%
耀耀好感度:20%

【朝耀】当海盗没船的时候


•脑洞来源大家都懂,是那个海盗没船,骑士没马,感觉很可爱啊就借用在好茶身上啦w
•给阿药的生贺! @脑洞聚集地 还好赶上啦!阿药生日快乐!给你一个小甜饼|・ω・`)不知道会不会喜欢……
•最后捞一下本子预售,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瞧一瞧看一看啦|・ω・`)

《Addiction》终宣+预售



“你醒啦?”穿着白色大褂的中年医生向躺在床上,眼神呆滞的亚瑟走过来,“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再多喝就要酒精中毒了,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不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当回事,趁着自己年轻就使劲糟蹋自己的身体。”
“嗯……”亚瑟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手上插着输液的针头,只觉得脑袋像是要炸开一样,又疼又晕,他觉得,在海上没有淡水的时候,都没有现在这么难受。
医生给他换了液,又把一旁的药给他放到了桌子上,看着亚瑟无神的目光,莫名又想到了自家孩子:“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年纪轻轻不知道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偏偏要糟蹋自己的身体,我有一个朋友的孩子就是,有事没事就去找人一起喝酒,喝着喝着,就把胃喝坏了,养了好久都没养回来。我还有一个朋友的孩子……”
医生默默叨叨的话在亚瑟耳边逐渐模糊,他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整个天花板好像都在他的脑子中转圈,他张张嘴,发现嗓子干的厉害,半晌,才困难地发出声音,那声音嘶哑的他自己都觉得可怕:“现在……几点了。”
医生没想到亚瑟突然插进来这么一句,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下午一点了。”
“啊……”亚瑟再次闭上了眼睛,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被王耀灌到差点酒精中毒,他怎么就从一位海盗船长变成一个别人家的苦力?亚瑟脑袋稍微清醒了一些,他想起了昨天晚上,王耀带他出去应酬,各路人挨个找王耀敬酒,那架子简直就像是故意灌醉王耀一样。亚瑟刚想对王耀说,别喝太多,注意身体,结果这人竟然直接把他推了出去,指着酒杯对他说:“喝。”
喝?喝什么?喝酒?为什么要他喝?
“我不行啊。”亚瑟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他开车带王耀过来,如果他喝多了,谁带王耀回去,啊不,重点是王耀会不会带着他回去,会不会把他扔在这里不管他。
“那就还钱,或者你不想要船了?”
他想要船,他还想要回到大海,和当初把他的船炸沉的海盗一决胜负,几乎每个男人都向往大海,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驶向远方才是男人的浪漫。当然,这种浪漫是要金钱来支撑的,没有了钱,船员们都不愿意跟着你,更别提他现在是被王耀救下来。相当于卖身给王耀了的惨淡船长。“我喝。”亚瑟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周围的人在起着哄,说这位跟着王耀的年轻人真有魄力,而亚瑟只觉得自己的嗓子有些烧,才一杯下去。他已经觉得脸开始发热,不用说,他的脸绝对已经红了。亚瑟看了一眼王耀,对方并没有让他停下来的意思,而是客套的和其他人打招呼。无奈,亚瑟只能继续陪着人喝酒,直到把自己喝到支撑起身子都成问题,王耀才勉强放过他。
他开始回忆,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惹王耀不高兴了吗?还是说这是王耀家庭的待客之道?胃部还在隐隐作痛,没有吃任何东西的情况下就喝了这么多,还是白的啤的红的混着喝的,王耀是真的想弄死他啊。
医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亚瑟也懒得再做些什么,干脆直接闭上眼睛再睡一觉,肚子很饿,但是他却没有想要吃饭的欲望。
他一睡就睡到了晚上六点钟,外面已经暗下来了,可是并没有完全进入黑暗,黄昏的余光照进房间内,倒是让亚瑟有了种感叹人世沧桑的感觉。
按照往常这个时候,王耀家里都应该吃饭了,不会等任何一个人,吃完就收拾餐桌,亚瑟苦笑了一下,看来他是要饿一晚上了。
灯忽然被打开,原本微暗的房间瞬间亮堂起来,把他弄成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黑着一张脸,手上拿着一个餐盘,直冲冲的走进房间,几乎是摔的把东西当在了床头柜上,那动静让亚瑟觉得餐盘里的粥可能都会被弄洒出来。
王耀暴力的拉上窗帘,翘着腿抱胸坐在床旁的小沙发上,看都不看亚瑟一眼,直接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发呆。
整个房间的气压都低了下来,本来正在捂着胃感叹人生的亚瑟这下动都不敢动了,他平躺在床上,用余光扫视着王耀,这个时候王耀也正好看过来,两个人目光接触的一瞬间,亚瑟心里紧了一下。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这么对待他,为什么这么凶!明明一开始把他灌多的是王耀,为什么现在弄的和他错了一样!
“吃饭。”王耀依旧黑着脸,阴森森的吐出这两个字,吓的亚瑟赶紧撑起身子。他伸手去拿餐盘里的筷子和碗,瞬间觉得头脑一阵眩晕,眼前一黑,差点又躺在床上。
这是亚瑟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饿晕了”。
王耀瞥了亚瑟一眼,极度嫌弃的歪过头,还顺便瞪了亚瑟一眼。本来就够难受的,结果对方来这么一出,亚瑟也有些生气,一向娇生惯养的亚瑟忍了在别人家当保镖一样伺候,毕竟是对方救下了他,也忍了王耀偶尔的无理取闹,人有个小脾气正常,可是现在死也要让他死明白啊,他做了什么了,亚瑟自己都不知道原因就被莫名其妙的灌酒灌到胃疼,一天不能吃饭,还要忍受对方的白眼。
想要发作的脾气在胸口堵了一下,王耀也在这个时候小声的哼了一声。这一声简短而类似撒娇一样的声音让亚瑟气极反笑,他靠在柔软的床头,抬眼看着王耀,顿了一下,有些无奈的问着:“我说,你怎么惹到你了?”
然而王耀理都没理对方,有些委屈的嘟起了嘴,拿过一旁的书刊根本没走心的翻阅着,翻了两下之后,大概是感觉烦了,直接把书扔到了床上,尖利的书角直接砸在了亚瑟酸疼的腿上。亚瑟小声吸了口气,不得不说,这东西砸人真疼啊。
亚瑟叹了口气:“我到底怎么你了,你可不可以和我说清楚?”
“我们没什么好说的。”王耀把头歪向一边。
“别这样好不好。”亚瑟依旧坐在床上,枕着床头,整个人散发着慵懒的气息,“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你的啊,我要是出了什么事,得算是你的财产损失啊。”
提到这点,似乎对这个莫名其妙生气的主人稍微产生了点作用,他挑了挑眉,伸手指着那个刚刚被他砸过的餐盘:“吃饭。”
“不行啊。”亚瑟索性赖到底,“我难受啊,我刚刚输完液,现在根本没力气了,你也看到了,我手都抬不起来了。”
“那你就饿着吧!”
“不行啊。”亚瑟装作自己头晕的样子,“把我灌到差点酒精中毒的可是你啊,就算我欠你钱,你也要保证我的生命安全啊。”
提到酒精中毒,王耀自己也有些虚,他承认他昨天晚上确实冲动了,事后想想他也觉得后怕,亚瑟的酒量确实不好,虽然没有一杯倒,但是他确实喝不了多少,再者,亚瑟对酒精比较敏感,加上他又皮肤白,一杯下去脸就红的不行,几杯下去就已经要倒地不起了,万一出了什么事,王耀敢肯定自己绝对会后悔的。可是这也不能全怪他啊,谁叫他亚瑟•柯克兰没事总是招蜂引蝶的,总是一副自己在别人门下还不自知的模样。
他昨天带亚瑟去的是一个并不算大的酒会,而“并不算大”的酒会的意思就是,来的多多少少都是有求于王耀的。本来他并不怎么重视,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他随身带着的亚瑟竟然成了全场女孩子的焦点,一个交际花一样的存在。而亚瑟竟然直接把他扔到一边去陪着女孩子们说说笑笑聊的不亦乐乎。
这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竟然不在自己身边老实待着,跑去撩妹?
王耀的火蹭蹭蹭往上窜,并不是因为自己被女孩子们忽视了,而是为什么亚瑟这么招人喜欢。
亚瑟见王耀许久没有说话,本来以为对方又要冲他发脾气,结果对方却出乎意料的用着比刚刚软太多的语气和他说:“你快点吃吧,一会就要凉了。”
“呃……”亚瑟愣了一下,然后充分的在自己身上掩饰了什么叫做得寸进尺,“我都说了我动不了,要不你喂我啊。”
亚瑟说这话的时候,有很大一部分的赌气成分,他知道以王耀的性子,不会这么轻易和人妥协,尤其是在闹脾气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王耀随时端着餐盘摔门离开的准备了,结果对方却意外温顺的点了点头。
王耀坐在床边,拿起餐盘上的一碗粥,用勺子舀起一勺后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递到亚瑟嘴边,对方也毫不客气的叼住勺子,等着王耀一口一口喂他吃。一碗粥已经快见底,亚瑟饿了好长时间的终于得到了一些东西填充,他原本的气也消了不少,倒是更多的是好奇。
当王耀把最后一点粥喂到他嘴里时,亚瑟抬起手握住了王耀的手腕,另一只手从王耀的手中接过碗和勺子,放在餐盘里。对方不出意料的动着手腕小幅度挣扎,但是亚瑟毕竟是当过海盗的人,比王耀这种娇生惯养出来的小少爷力气大了不知道多少,王耀的挣扎在他的眼里最多称得上是撒娇。他看着王耀的脸,对方不知道是被他气的还是别的,鼓起来的脸泛着红,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委屈巴巴的气场。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还是亚瑟先没忍住,握着王耀的手腕笑出了声:“我到底怎么惹到你了?你在气什么?我的小主人,你可别无缘无故给我冷暴力啊。”
王耀狠狠的瞪了亚瑟一眼:“放开我!”
“别啊。”要说之前,亚瑟可能还是比较绅士的,对方说放手就放手了,可现在,不知道怎么的,他的海盗气场简直充斥着整个房间,昔日的海盗的绿眸子把这位小先生从上到下打量了一边,最后一手拉着王耀的手腕,一手抬起了王耀的下巴,让对方被迫直视着他的眼睛,亚瑟稍微压低声音,原本就好听的声音又带了一丝哄诱在里面:“说说嘛,主人,我到底怎么了?说出来我好改啊。”
王耀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用没有被握住的那只手一拳打在了亚瑟胸口,虽然力度不打,但也把亚瑟打的小声咳嗽了一声,王耀歪头躲开亚瑟捏住他下巴的手,气鼓鼓的说:“你就是这么诱惑人家女孩子的?你放开我!你别碰我!”
好像是捕捉到了对方话里的重点,亚瑟有些惊讶,他一瞬间有些懵,好在脑袋转速比较快,快速的理清了前前后后一系列事情,以及对方到底为什么故意在宴会上给他灌酒。亚瑟一瞬间心情有些复杂,他想自己召谁惹谁了,人家女孩子喜欢和他说话怪他喽?又不是他想这样的!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哪里不对劲,看着王耀气急败坏的样子,他不知道那根弦搭错了,伸手搂住王耀的腰把他带到了自己怀里,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凑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主人,你不会吃醋了吧?”
怀里的王耀突然老实了,下巴靠在亚瑟的肩膀上,一动不动,亚瑟都感觉到了他的僵硬,也不知道是不是恶趣味的作祟,他倒是更想多看看对方这样稍有慌乱的样子,他咬了一下王耀的耳垂:“我说,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对方再次沉默了,时间长的让亚瑟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是不是这次真的惹王耀生气了,那自己的船还有没有希望到他手里啊,万一王耀一气之下把他扔出家门怎么办啊!那他还用不用还钱啊!
“王耀?”亚瑟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回应他的是王耀闷闷的声音,对方直接从他怀里往下滑,把脸埋在了他的胸口,手直接抱上了他的腰,王耀无比委屈的说:“嗯,我爱上你了,所以你不可以和别人在一起了……”

“啊?”

感觉看的很多好茶文都是亚瑟可劲作死,把耀耀作跑了又死皮赖脸去追,有没有那种反过来的,耀耀可劲作死,亚瑟忍无可忍和耀耀分手了,然后耀耀后悔的不行,改过自新之后又去追亚瑟的

海报局部,敬请期待

刊名:Addiction
原作: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CP:亚瑟·柯克兰×王耀
主题:欧美三大设定(ABO,哨兵向导,BDSM)
类型:合志

基本信息
规格:文本A5/特典别册A5
字数:14万↑↓
页数:文本250p↑↓/别册15p↑↓
限制:R18
价格:文本88RMB/特典别册12RMB
贩售方式:预售
随刊附赠:海报×1,神秘明信片书签×1
特典:超甜扑克设定小册子
预售时间:8月21日晚八点——9月21日晚八点
前15附赠特典小册子
九月底发货
注:海报可加购,数量不限,一张4RMB
明信片和书签图片相同

主催:潮汐(lof@copy潮汐)
文阵:ABO:阿药(lof@脑洞聚集地 )
阿瞒(lof@瞒天 )
哨兵向导:五君(lof@醉舟。 )
潮汐(lof@copy潮汐)
BDSM:九川(lof@九川 )
44(lof@龙船花根 )
封面:Bohee (lof@吃瓜少女32.625M )
赠品:未北(lof@✨WB✨ )
特典:潮汐(lof@copy潮汐)
封面设计/排版/宣图:MIKASO
特典封面设计:院长
校对:潮汐/院长



——
预售链接点这里



——
致歉:因为一些原因,本子原来说好的附赠两张海报改成了一张海报一张明信片一个书签(书签和明信片的图相同)

——
海报图明天预售之前放出

——


【朝耀】The sirius(18x下)ABO

•准将亚瑟×情报员耀
•是个为了炖肉的,没三观,充斥着暴力x情强迫
•狗血至极!!!狗血至极!慎入!!!
•亚瑟是喜欢耀的,真的!

前半部分走这里





刷卡上车滴滴滴

【朝耀】the Sirius(18x上)ABO

•准将亚瑟×情报员耀
•是个为了炖肉的,没三观,充斥着暴力x情强迫
•狗血至极!!!狗血至极!慎入!!!
•脑洞是之前问的那个强制的肉梗,几个肉梗结合来的!在这儿万分感谢供梗的大家!

刷卡上车滴滴滴

【朝耀】“我可以为了你活下去”

亚瑟•柯克兰先生是吗?

对,是我。

柯克兰先生为什么想要成为雇佣兵呢?

因为我喜欢战场,我喜欢命悬一线的感觉,我喜欢枪械的触感,战场太美妙了,简直让我无法自拔,我享受濒死,你知道吗,我喜欢硝烟的味道。

柯克兰先生怕死吗?

曾经不怕,曾经的我认为死亡是种享受,而且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或许死亡是一种解脱。

那现在呢?柯克兰先生的想法转变了吗?

现在我不想死。

为什么呢?是什么让你发生了这样的转变。

因为你,王先生,你让我找到了活下去的意义。









——

一些絮絮叨叨
随手打了216个字,感觉回到了自己最初喜欢的亚瑟的那种感觉,足够有野性,足够狂,面临死亡也绝对不会害怕……真的觉得这样的亚瑟,很帅气,特别特别好。

万能的列表!

谁有ABO的半强迫或者强迫的详细一点的肉梗啊!!!

好想写ABO的半强迫的肉啊!!!!!
强强的最好!!!!
军队的最好!!!!
不是也没关系!!!!
我驾照都拿好了!!!!只求一个肉梗!!!!
【趴在地上哭】

求你们了


我想看强势的亚瑟啊!!!!!!!!

(;´༎ຶ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