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潮汐

眼里都是亚瑟柯克兰❤️

KTSZD!

企鹅:381151156
扩列随意w

严重cp洁癖不逆不拆

天雷金钱和绿帽子,请见谅

【朝耀】First marriage love(05-07)

•先婚后爱,ABO设定
•自由撰稿人亚瑟×大学历史系老师耀
•亚瑟自己作的死,自己来还
•听说考前更新可以积攒人品?明天考试求个buff啊小天使们qwqqq

05
调整生物钟是个很可怕的事情,对于每个人都是如此,就比如一个吸血鬼,人家明明是白天躺棺材当尸体,晚上出来进食,而这时候偏偏出来个人,非要撬动人家的棺材板,把人家扔到大太阳底下,告诉他多晒太阳有益身心健康,等阳光把他晒得外焦里酥几近昏厥的时候,这个人又把他拖进棺材里,然后又把棺材板钉死告诉他要老老实实睡觉,要保证充足的睡眠。

亚瑟•柯克兰现在就处于这个十分尴尬的境地,自从他答应了王耀去调整生物钟,就感受到了王耀的勤勤恳恳,任劳任怨。
而亚瑟并不希望王耀这么认真的对待这件事情啊!他过了三年蝙蝠一般的人生,身体的各项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生活方式,而王耀却闯进含蓄防备的他的生活,硬是要他一改以往的画风。
比如现在。
王耀正坐在亚瑟床头的小沙发上,支着脑袋看着亚瑟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漫无目的。
“你干嘛呢,还不睡觉啊。”王耀小小的打了个哈欠,“都已经十点半了,我都困了……”
听到这话,亚瑟难以名状的喜悦几乎要冲破胸膛:“那你就快去睡吧,别累着,明天你还要上班呢。”
“不行啊。”王耀喝了口一旁的咖啡,“我还要看着你睡觉呢。”
真是意外的执着。
亚瑟在王耀乖巧的目光的注视下,只好脱衣服上床,平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半晌,亚瑟轻轻开口询问着:“王耀,我能晚点再睡吗。”
“恩……?你想几点?”
“四点。”
“不可以。”王耀再次打了个呵欠,眼泪顺着眼睛往下流,一会儿就满脸的泪痕,他抬手擦了擦脸,从一旁拿起一本亚瑟最近在读的一本书,“你要是睡不着,我给你讲故事吧,你想听什么故事啊。”
“我,我不想听故事。”亚瑟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了,平常的这个时候,他应该在悠哉悠哉的喝着咖啡写着稿子,看着新闻听着资讯,而不是被按在床上听故事!
也许是亚瑟的抗议被王耀听进去了,王耀并没有坚持再讲故事,而是坐在床边,微凉的手轻轻按揉着亚瑟的头,王耀指尖凉凉的触感让亚瑟一激灵,他抬手握住王耀的手:“你干嘛。”
“我给你按按,这是我之前在中国的时候跟着电视节目学的,睡不着的时候按按可以促进睡眠,我之前经常给家里的孩子们按的,很有用的。”王耀推开亚瑟握住他的手,顺着亚瑟的太阳穴和眼眶轻轻按揉。其实王耀也已经困的不行了,按着按着手上的力度便越来越轻,原本直着的身子一点一点往床上趴。亚瑟喜欢睡软床,所以他的床要比王耀的软的多,一坐下来一种疲惫感就席卷了全身,王耀意识都变得模糊了,全凭潜意识的在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亚瑟从王耀手上力度轻下来开始,就睁着眼睛看着王耀。他看着王耀因为困而一点一点向他压过来的身子莫名的有些紧张。忽然,王耀的脑袋猛的往下一砸,更是吓的亚瑟缩了一下。而这下似乎把王耀弄的清醒了一点,手上的力度重新恢复了先前的水平,嘴里还含含糊糊的说着:“亚瑟你睡着了吗……你……困了吗……”
王耀的眼睛早已经闭上睁不开了,脑袋像是小鸡啄米一样一点一点往下敲,手上的力度忽大忽小的,到最后都停下不动了,整个人低着头撑在亚瑟身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这大概是除了在婚礼上,两个人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
亚瑟看着王耀,而对方却毫不知觉,无意识泄露出来的信息素环绕在亚瑟身边,竟然意外的让亚瑟有一种安心感。他抬手把王耀垂下来的头发笼到耳后,勾了勾嘴角,轻声说:“放心,亚瑟睡着了,你也睡吧。”
对方听到亚瑟的话后哼哼了两声,身子就软下来趴在了亚瑟的怀里,脑袋枕在亚瑟胸口,呼吸逐渐平稳。
“王耀?”亚瑟小声叫了一声王耀的名字,见到对方没动静,就小心翼翼的把王耀从怀里拉起来,自己下床穿上鞋子,打开自己卧室门后,又把王耀抱在怀里,轻手轻脚的向王耀的卧室走去,出乎亚瑟意料的是,王耀看起来要比他想象的轻的多,亚瑟抱起他简直毫不费力,对方的脑袋歪靠在亚瑟的颈窝处,有意无意的向亚瑟怀里蹭了蹭。
把王耀放到他自己的床上,又给他盖好被子,安静的看着王耀的睡颜发呆。“干嘛要这么拼嘛。”亚瑟小声嘟囔了一句,就关上灯离开了王耀的房间。
说真的,他之前一直觉得王耀说帮他调整生物钟是随口说说的,但是没想到王耀这么说了就真的这么做了,晚上竟然尽职尽责的还要看着亚瑟睡着。其实想想自己也是挺为难王耀的,自己是个死宅,工作吃饭住,总之不管做什么都在家里,但是王耀可是个教师,每天教学备课不说还让对方这么麻烦的帮助自己调整生物钟,亚瑟觉得王耀也挺不容易的。

亚瑟睡下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了,他稍微有一些困意就躺在了床上,亚瑟只记得自己躺了好久,一个一个小绵羊在他脑子里跳了几百次他才睡着。
正当亚瑟刚刚进入睡眠,就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只凉凉的手冻醒了,亚瑟被冻的“嗷”一声叫了出来,睁着眼睛无比惊恐的看着把手贴在自己脖子上的王耀:“你,你干嘛。”
“醒醒,亚瑟。”王耀摇了摇亚瑟,“六点了,起床了。”
六点?他说什么?!六点了?等等他好像忘了自己昨天几点睡觉的了,几点来着?五点!他才睡了一个小时!
一想到这个,浓浓的困意就侵袭了亚瑟全身,他干脆直接瘫在了床上:“在等一下吧……等一下……”
“乖啊,起床了。”王耀把亚瑟的衣服扔到床上。拉开了窗帘,今天意外的天气还不错,“还睡啊,醒醒了,醒了我就去做饭了。”
亚瑟闭着眼睛,意识模模糊糊的:“再等一下……我在睡一个小时,就一个……一……”
“快快快,贵在坚持,今天是第一天,第一天不能就放弃啊。”王耀捏了捏亚瑟的脸,意外的手感还不错,“那再给你五分钟。”王耀叹了口气,“我去做饭,一会儿你再不起来我还会来的。”
王耀走出亚瑟的房间,给他关上门之后,亚瑟就用被子蒙上脸,再次进入了睡眠,回笼觉总是美好的。不过亚瑟这似乎并不是回笼觉,因为他在晚上之前根本没有醒过来的打算。
而王耀也知道亚瑟这时候绝对又睡着了,他也不奢求亚瑟能第一天就这么顺利的起来,什么都要循序渐进嘛,但是不催他起床是绝对不可能的。

七点五十分,王耀把早饭放在桌子上,换好出门穿的衣服,准备在去学校之前再叫一次亚瑟。
他走上楼,清了清嗓子:“亚瑟•柯克兰,你起床了没?起床了就来开门。”
“恩……?”房间里传来闷闷的声音,“什么……?”
“我说你再不开门我就要进去了,亚瑟,你起床没?”王耀敲了敲门,然后他就听到房间内“哐当”一声重物砸地的声音和匆匆忙忙的脚步声。
门被打开,亚瑟扶着门框把脑袋枕在手上,捂着膝盖有些晕乎:“我醒了!真的醒了!”
“……”王耀向下瞥了一眼亚瑟一拐一拐站不直的腿,这是要起一次床废一条腿的节奏?王耀无奈的歪了歪头,“醒了就行,我去学校了,有什么事情记得打我电话,早饭我放桌子上了,你记得吃。”
“好好好,我肯定记得,真的!”亚瑟几乎是用无比期待的眼神把王耀送出门,自己则是转身倒在了大床上。
睡觉的滋味真美妙。

06
就算是圣人也禁不住一个每天如同催命一般催你起床的人。
亚瑟也是。
当王耀第七天把他从房间里拎起来的时候,亚瑟终于没忍住的爆发了:“你干嘛啊!什么生物钟我不调了!老子要睡觉!”

亚瑟确实睡了一个特别好的觉,醒来以后神清气爽宛如获得了新生一般。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就如同亚瑟没有一个免费的回笼觉一样,一个安稳觉醒过来,亚瑟就后悔了,悔的肠子都青了,天啊他刚刚都做了些什么啊!他对着一个omega,还是他的伴侣的omega发脾气了,还对人家吼出声了。他还用了一个特别不绅士的词语!他说了什么来着!他对王耀称了“老子”。我的天啊!亚瑟抱住头跪在床上,如果时间能重来,他一定要回到睡醒前的一秒,然后把自己打醒,告诉自己:冷静点你这个笨蛋alpha!
亚瑟现在一个头两个大,他应该怎么办,他们才结婚不到两个月,他就对omega发火了,完蛋了,王耀绝对会认为他是个糟糕透顶的alpha吧。这事本来就是他的锅,谁都背不了,王耀好心的来帮他调整生物钟,而自己却对他发脾气,虽然他真的太困了,说话完全没有过脑子,那现在要去道歉吗?亚瑟看了看床头的闹钟,晚上十一点了,其实有时候,亚瑟真的很佩服自己的睡眠质量。好饿,但是没有东西吃,忍一晚上好了……
等明天王耀来叫他起床的时候就老老实实起床然后道歉吧。

然而王耀并没有给亚瑟这个机会,亚瑟瞪着眼睛等到八点钟,等到他听到有人下楼,然后就听到了大门被关上的声音。
亚瑟掀起被子下楼,他叫了两声:“王耀?你在吗?”
无人应答。
好吧,王耀是真的走了,王耀真的不管他了。
亚瑟只好自顾自的走进厨房,找一找王耀有没有给他留下饭菜,他现在饿的有些头晕。绕了厨房一圈,亚瑟只好颓废的瘫在了沙发上:这下好了,真把王耀气到了,王耀真的不管他了,连饭都不给他留了,真的要放在在这里自生自灭了。
亚瑟只能本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原则,自己开火做饭,鉴于自己什么都不会用,现成的只有摆在桌子上的烤箱,亚瑟就把目光放在了烤箱上。
亚瑟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上帝对他也很眷顾,从小到大,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品学兼优成了亚瑟•柯克兰的代名词,除了他那点几乎没人知道的不良黑历史,他的人生到目前为止都算完美。但是说是完美,也没有人有真的十全十美的人生,而亚瑟•柯克兰人生的缺憾,就是他那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厨艺。比如他在上学的时候,就曾经在烘焙课上吓走了一个追求他的omega。比如现在,他就亲手毁了自己买了一年没有用过的烤箱。
看着冒着黑烟的烤箱,亚瑟内心莫名的烦躁起来,拔了烤箱的电源后就接了杯咖啡,端着咖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亚瑟打开电脑文档,他距离他上次写稿子已经有一周多了,但由于他的存稿充足,现在完全不需要着急,但无事可做的亚瑟还是坐在了电脑前。
没有一点思路。
亚瑟有些崩溃的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瞥了一眼被放置在床上的手机,然后自暴自弃一样的瘫回到床上,拿着手机发呆,他习惯性的点开通讯录,找到王耀的名字,又对着这个名字发呆,回过神之后,亚瑟的手指便已经悬在接听键上了,犹豫了片刻,他还是按了退出。“不行,完全不敢。”亚瑟委屈巴巴的把脑袋枕到枕头上,“亚瑟•柯克兰,今天晚上王耀回来你一定要去道歉!”

07
亚瑟定了闹铃,晚上六点准时清醒过来,他飞快的起床穿衣服洗漱整理床铺。然后跑下楼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给自己倒一杯咖啡,抱着咖啡把心中道歉的言辞梳理了一遍,安安静静等着王耀回家。
亚瑟看了看电视上的时间,上面标注着现在的时间是十八点半。
以往这个时间,王耀都已经开始做晚饭了,自己也已经起床等着吃饭了。而今天王耀还没有回来,忽然空荡荡的房间让亚瑟有些不适应,电视上随意播放的综艺节目里人们嬉笑打闹倒是显得亚瑟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抱着咖啡的样子很可怜。“他没准有事耽误了,一会儿就会回来的。”亚瑟自言自语的安慰着自己,他抿了一口咖啡,心理却开始不踏实起来,脑袋里也开始天马行空的进行着各种奇奇怪怪的想象。
然后他抓起手机,犹犹豫豫的想着要不要给王耀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什么的,如果他有事回来晚了,自己好歹安心一点。这么决定后,亚瑟反而在是发短信还是打电话之间犹豫起来,打电话的话万一打扰到他怎么办,发短信的话是不是显得道歉不够真诚?
思来想去,亚瑟决定用最原始的方法来做出选择,他从电视柜的抽屉里翻出一个小骰子:“单数打电话,双数发短信!”
骰子在桌子上呼噜呼噜的转动起来,亚瑟的绿眼睛紧紧盯着这个转动的骰子。当骰子晃悠了两下停在红通通的一点时,亚瑟的心不知道是提起来还是放了下来。
他把道歉的措辞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才缓缓拨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忙音,每一声忙音都像是把亚瑟的心脏扔的高高的又摔下来,天知道亚瑟这辈子最不擅长的就是道歉,说出的道歉就像能要他的命一样。
一分钟之后,电话那头传来机械的女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亚瑟也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怎样,只能颓废的瘫在沙发上,半晌,给他的编辑发了封邮件:“胡子,王耀会不会想和我离婚了QAQ……”
对方回复:“你们不是才刚结婚两个月左右吗?”
亚瑟:“可是我昨天晚上向他发脾气了,他现在都没回家而且不接我电话,我该怎么办QAQ……”
弗朗西斯:“活该。”

这个时候果然没有一个靠谱的!!
亚瑟关上电视,回房间瘫在自己的床上,盯着床头的闹钟发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时针分针秒针围绕着表盘走了好几圈,直到听到走廊对面的房间传来关门的声音,亚瑟才从床上坐起来。
“十点了。”亚瑟垂下眼,四肢僵硬的从床上爬起来,穿好鞋子,来到王耀的房间门口,轻轻敲了敲门:“王耀,你睡下了吗。”
“进来吧,门没锁。”里面传来王耀有气无力的声音。
亚瑟进入房间,便看到王耀倒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衣服都没有换,就躺在了床上。亚瑟小心翼翼的挪到床边,蹲下身子:“你怎么了?”
“没什么。”王耀显得有些疲惫,刚刚去参加完一场订婚仪式,现在他只觉得好的白菜都被猪拱了。
“你不舒服吗?生病了吗?”亚瑟扒着床边,犹豫了一下问道。
“我真的没事。”王耀转过头去看亚瑟,正好对上亚瑟绿绿的眼睛,“硬要说的话,失恋了呗。”
失恋了?亚瑟皱了皱眉,心情一瞬间复杂起来,他的伴侣之前有喜欢的人了吗?alpha?还是beta?既然有了喜欢的人为什么还要和自己结婚呢?自己这算是拆散了王耀和他喜欢的人了罪人吗?亚瑟一瞬间竟然有些失语,他就这样看着王耀的眼睛,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半晌,亚瑟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嘴唇,抬手揉了揉王耀的脑袋:“你这么好,以后还会遇到更好的人的。”
“我这么好,你还对我这么凶。”王耀把头歪向一边,躲开亚瑟的手。
“对,对不起。”亚瑟低下头,“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真的太困了,说话什么的,想都没想就往出蹦,对不起,你,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亚瑟的手心开始出汗,“你开心一点好不好。”
王耀重新看向亚瑟,对方正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背,他握紧自己的衣角,活像刚被他欺负过了一样,金灿灿的头发还是像刺猬一样一点也不老实的炸起来。
明明是个alpha,怎么看起来这么软这么好捏呢?
“我想吃小包子了,还想吃小馄饨。”王耀的声音忽然在亚瑟耳畔响起,正等待死亡的来临的亚瑟惊讶的抬起头:“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吃中华街的小包子,还有小馄饨。”
亚瑟愣愣的看着王耀,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后笑出了声:“好啊,我给你买。”
王耀歪歪头:“那里的早饭七点就收摊了,从这里到中华街要很远的。”
“没关系,我早点起床。”亚瑟站了起来,“晚安,王耀。”
“晚安,亚瑟。”

亚瑟走之前,帮王耀关上了门,王耀从床上起来去独立卫生间冲了个澡,暖暖的水流打在身上,不知道要比室外的阴雨天气好多少倍。其实王耀今天去参加的那个订婚派对,是他们调研组女神的订婚派对,对方是个beta,人长的好看,身材也好,喜欢古典文学和古典音乐。这么一个女神级别的人物,突然就被半路杀出来的文学系教授拱走了,他们组的成员全都有种白菜被野猪拱了的感觉。
想到这里,王耀不禁勾起嘴角,其实他刚才对亚瑟说自己失恋了,有一半是因为自己确实挺欣赏那位女性beta的,不过更大的原因是想看看亚瑟会有什么反应。不出他意料的,亚瑟突然变得慌乱的样子真的很可爱,最后憋着憋着竟然憋出一句:“你是个好人。”这种一言不合就被发了好人卡的感觉真是相当的微妙,不过谁让亚瑟昨天对他凶来着,自己怎么样也要讨回来不是吗。
真好,明天有小包子和小馄饨吃了。

————
亚瑟好感度:10%
耀耀好感度:10%

评论(23)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