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潮汐

眼里都是亚瑟柯克兰❤️

KTSZD!

企鹅:381151156
扩列随意w

严重cp洁癖不逆不拆

天雷金钱和绿帽子,请见谅

【坤廷/乾坤正道】冤家路窄02(ABO+先婚后爱+冤家对头+假戏真做)

·伪夜店小王子实则商贾家族小少爷坤A+黑手党家族小少爷正O




02
“谈谈?”
应付完了一顿晚宴的蔡徐坤瘫在床上,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拿着手机,看着上面那个刚刚加上还不到三个小时的号码。对方发消息来说要和自己谈一谈是意料之中的,他也乐意看对方所谓的“谈谈”到底是个什么“谈”法,蔡徐坤回复:“行啊。”
下一秒,对方便发来一家下午茶点店的地址,下面还附带了一句“明天下午三点钟。”显然已经是编辑好了,就等自己回复消息了。收到消息后蔡徐坤便没有再回复,他不是那种喜欢唠唠叨叨的人,既然事情已经交代完了就没有再聊下去的必要了。
他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脑海中忽然想起了那天晚上在夜店里朱正廷有些惊慌失措但是还强装镇定的表情。蔡徐坤这个人其实挺神奇的,他确实是如传言所说的,品学兼优,只不过再怎么品学兼优的少年到了十九岁这个年纪都多多少少会有点野,如果说别人是野在外,那他就是背地里野,还不让人看出来。蔡徐坤并不是经常去夜店当DJ,一个月上班的时间一双手都能数的过来,按常理来说这样随意旷工的DJ早就应该卷着铺盖走人了,但长得好看真的可以为所欲为,每月他在的那么几天爆炸的人流量让老板不得不把他捧在手心里。
遇见朱正廷纯属意外,他刚工作完了准备喝杯小酒再去嗨一下,就被店长以一个所谓“很有权势”的人要见他叫了过去,这种事情在夜店里都是常规操作,他自然习以为常,又因为是个出色的alpha,前前后后扑上来的Omega数都数不过来。但谁能想到这次打算对他图谋不轨的人竟然是他的未婚夫,当地黑手党家族的小少爷。
真的是命运的邂逅。
第二天下午,蔡徐坤提前十五分钟到了指定地点,他没想到朱正廷已经到了,他选择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他完美的侧脸,桌子上摆了一盘甜点和一杯奶茶,朱正廷修长的手指在奶茶杯壁上轻轻磨蹭,让人看了就有一种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高贵感。蔡徐坤愣了愣,朱正廷似乎感觉到了直直看向他的目光,两个人四目相对,蔡徐坤赶忙移开目光,左手握拳,掩着嘴巴轻咳了一声。他径直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了下去,朱正廷乖巧的坐在他的对面,用吸管在奶茶杯里无意识的来回搅动,那看着很纯真的眼神,让蔡徐坤不由得想到了小时候养过的一只红眼睛的小兔子。似乎觉得自己这么盯着人家看有点失礼,他用骨节分明的指节轻轻敲了敲桌子,开门见山:“正廷,谈什么。”
朱正廷回过神,目光直直的看向罪魁祸首,此时的蔡徐坤穿着一身运动装,带着一顶鸭舌帽,随身带着个耳机,看上去颇有一种阳光少年的感觉,和几天前晚上那个全身紧身衣还喷着骚里骚气的香水的男人简直天差地别。朱正廷在心里冷笑,如果不是自己早就看透了这个人本质是个多么恶劣的人,没准现在就被他那一副乖乖少年的模样欺骗了。
“你别那么叫我,我们又不熟。”朱正廷咬了一口小饼干。
“那好。”蔡徐坤并不坚持,“Austin,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听到这个称呼朱正廷差点没让碎渣呛着自己,他瞪了一眼蔡徐坤,后者毫不掩饰的露出坏笑,颇为无辜的耸了耸肩。
真的是,厚颜无耻。
朱正廷咬咬牙,不打算再和他继续废话:“还有十五天到我们的婚期,你想办法把这个婚推掉。”
蔡徐坤早就料到了对方想要说什么,他并不惊讶,反而有些期待对方会是什么反应,他反问道:“为什么是我?”
“如果不是你先答应了婚事,又告诉我父母我们两个互生好感,他们根本不可能让我们这么快就结婚。”朱正廷的手指抓着桌子上的餐巾纸,向前探着身子,似乎有些紧张。
“对不起,我拒绝。”蔡徐坤从朱正廷的盘子里拿了一块小糕点,放进口中,奶香味瞬间充斥了他的口腔。
“为什么!”朱正廷皱起了眉,“你想玩你可以去找别人,我和你不是一路人,婚姻这种事情我不想开玩笑。”
蔡徐坤悠闲地用手撑着头:“我没和你玩,我认真的想要结婚,和你,Austin。”
朱正廷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他,他没想到当代年轻alpha都这么疯狂了,竟然敢和才见过三次面的陌生人结婚,还这么悠闲。蔡徐坤似乎看出了朱正廷的躁动和焦急,然而对方越是这个反应他就越觉得有趣。
“我估计你想让我去推掉婚事,也是因为你本来就有点害怕违背你父母的想法吧。”蔡徐坤说的风轻云淡,却正好戳中了朱正廷的小心思,“你还是被保护的太好了,我的小少爷。”
“你什么意思。”
“说什么打断我的腿,我看你长这么大根本就没接触过你父母手下的生意,你以为我拒绝就有用吗。”蔡徐坤轻笑了一声,原本带着点痞气的表情突然严肃了下来,声音也压了下去,“这不是征求意见,这是契约婚姻,是签了合同的,你我都没有选择权,你所看到的昨晚的见面包括十五天之后的婚礼都只是走个过场,仅此而已。”
朱正廷被这突如其来的严肃吓到了,他张张嘴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不过你还真的是傻的可爱,口口声声说要打断我的腿,结果到头来连这些明面上的东西都看不出来。”蔡徐坤捏着朱正廷的下巴微微抬起,沉着眼神细细打量,“而且,Austin,是你先看上我的。”
“不可理喻!”朱正廷猛地打开蔡徐坤的手,整张脸因为愤怒涨得通红,整个人像是要冲上来和蔡徐坤solo,打个痛快,或许是因为这个Omega情绪的波动,一股淡淡的信息素味道从他的腺体处泄出,香甜的味道萦绕在这一小块空气中。蔡徐坤挑了挑眉,两根手指捻摩着下巴,嘴角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奶香味的信息素,没看出来啊,黑手党小少爷的信息素竟然这么甜。”
朱正廷愣了一下,随机反应过来,压着声音骂了一句流氓后夺门而出。
一场下午茶不欢而散,当然,或许不欢的只有朱正廷一个人,蔡徐坤在朱正廷离开后瞬间破攻,趴在桌子上笑得肩膀都在抖,不得不说这个人真的是太有意思了,明明是个未经世事的孩子还偏偏要强装老成,被撩拨几下就炸毛,炸了毛就咬人。
虽然是限定婚姻,但是这样逗逗这个Omega还是很有意思的,谁让这人前段时间还主动招惹了他,蔡徐坤这人啊,从小到大最擅长的一件事就是记仇,未来还很长,长话长说。

婚礼在规定的时间如期而至,十五天的时间还算充足,典礼准备的隆重而奢侈,如果不算蔡徐坤给朱正廷戴上戒指之后拉着人家在众目睽睽之下交换了一个粘腻而长久的吻结果被朱正廷掐的胳膊上青了一大片的话,婚礼还算完美。一夜之间,全城只要是关心八卦的人全都知道当地的黑手党家族和富甲一方的商人联姻了。
折腾了一整天的一对新人一回到家里就都累的瘫在了沙发两头,这栋新房子是专门为他们准备的,也不知道设计者安得什么心思,这么大的房子只有一间卧室,卧室大到你无法想象。
“我睡右边你睡左边,楚河汉界互不侵犯,知道了吗。”朱正廷穿着浴衣从浴室出来,在蔡徐坤去洗澡之前义正言辞的说着。
没精力和他耍嘴皮子的蔡徐坤随意答应下来,拿着睡衣疲惫得进了浴室。浴室中还有上一个使用者留下的沐浴露的清香,蒸腾的水汽间夹杂着淡淡的奶香味,两种味道混合到一起,倒是让人觉得很好闻。蔡徐坤是个很喜欢喝奶的alpha,但这事他从来没说出去过,要问原因那大概是alpha奇奇怪怪的自尊心在作祟——挺帅的一个alpha,加上爱喝奶这个属性就让人觉得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信息素突然在他体内开始冲撞,蔡徐坤心里一紧,赶紧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属于alpha的信息素在雀跃着寻求Omega信息素的来源,而他的主人却无情的压制着信息素的躁动。或许觉得自己在浴室感受Omega的信息素似乎有点变态,他压抑着有点加速跳动的心跳,三下五除二飞快的洗完了澡,打开了浴室的排风扇,alpha有些外泄的信息素夹杂着Omega的信息素才顺着排风扇一起投入了大自然的怀抱。
蔡徐坤叹了口气,孤A寡O共处一室其实有些危险,更别提刚刚他的信息素还对朱正廷的信息素起了反应,保险起见,他从抽屉里翻出了一瓶抑制剂,到出一片放在嘴里含着,原本受到些许影响的信息素慢慢安稳下来,他才松了口气,从浴室出来。
朱正廷已经因为一天的强颜欢笑累的睡着了,他的眉头紧皱着,似乎睡得并不安稳,蔡徐坤忍不住走到床边蹲下来看他的Omega,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和另一个人睡一张床,过于严厉的家教和小洁癖让他的床几乎成了禁忌,就算是好兄弟想要稍微坐一下都能被主人拽着拎下去,更何况同床共枕。朱正廷似乎梦到了什么,有些不安的哼哼了两声,一只手拉住了床单整个人蜷成了一个团,蔡徐坤楞了一下,犹豫着伸出手,下了好几次决心才去摸了摸朱正廷毛茸茸的头发,像是安慰一样拍了拍他的背。原本不安稳的Omega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抓着床单的手慢慢松开,连眉头都不再那么紧皱,他的呼吸逐渐平稳,乖乖巧巧的躺在那里,精致的像个娃娃一样。
他回到属于他的那半张床,轻手轻脚的躺了下去,胳膊上被朱正廷施暴的那块还在发疼,奶香味的信息素还环绕在他的周围,典礼上对方嘴唇柔软的触感现在他还可以回忆起来…蔡徐坤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原本想着整一下这个傻的可爱的Omega,但现在才一天而已,事态好像朝着什么奇怪的方向尽情狂奔了。

评论(27)

热度(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