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潮汐

眼里都是亚瑟柯克兰❤️

KTSZD!

企鹅:381151156
扩列随意w

【朝耀】First marriage love(03-04)

•先婚后爱,ABO设定
•自由撰稿人亚瑟×大学历史系老师耀
•亚瑟有点软【bu这一更也会一如既往的软
•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最下面那个好感条,后面亚瑟对耀耀的好感度直线飙升我都有点心疼后期的亚瑟了hhhhh

03
王耀在亚瑟家住了将近三个星期,而这两个星期王耀算是摸透了亚瑟的生活习惯。他的生活习惯规律,亚瑟的生活习惯也很规律。
他每天六点半起床,收拾自己的房间,然后洗漱做早饭,拿着教材和教案赶地铁去学校。亚瑟每天六点半从房间出来洗漱,随便吃点什么东西,把自己的脏衣服洗过之后回到房间倒头就睡。
他每天下午五点回到家,开门做饭吃饭收拾房间备课洗漱睡觉,十点钟准时睡觉。亚瑟每天六点起床,洗漱换衣服,下楼刚好赶上王耀做好饭,吃过晚饭后去厨房洗碗,然后回到房间准备一杯咖啡开始写稿子刷新闻和编辑讨论细节一直到早上。
他和亚瑟都清醒的时间,每天也就三个小时左右,这倒是很符合他们约法三章里的第一条内容“互不干涉私生活”。这要是能干涉就怪了,他和亚瑟的生物钟完全是颠倒的啊。王耀忽然想起他刚结婚的时候他妈妈笑着对他说:“小耀,你也不小了,有时间就赶紧生个孩子呗,我和你爸都想抱我们下下辈了。”王耀冷笑一声,先不说他才二十二一点也不大。就说他们这个生物钟,能生孩子就怪了,除非他AO同体。不仅生物钟这点,亚瑟的作息不规律饮食不规律,每天还都喝好多咖啡,王耀觉得这人能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啊。不过在感叹亚瑟•柯克兰生命顽强的同时,他也万分的心疼亚瑟的编辑,这位编辑大人可是在和亚瑟一起熬夜啊,亚瑟可不可以考虑一下别人家的身体状况啊!

说起来,两天前,是亚瑟新书的截稿日,为此,亚瑟的编辑还特地来了家里一趟。那个金色头发在脑后束成一个小辫子,紫罗兰色的眼睛看着王耀都在闪光的编辑伸手和王耀握手:“嗨,耀,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亚瑟的编辑,在你和亚瑟的婚礼上我们见过。”
“你好。”王耀笑着与他握手,侧身让这位编辑进来,“亚瑟在他的房间。”他说和王耀见过,确实,王耀也记得自己和他见过面,在他与亚瑟的婚礼上,这个人是唯一一个亲吻他手背的人,编辑把金色的头发别在耳后,对他说:“竟然有人愿意和小亚瑟这个低情商的人结婚,而且还是个美人,小亚瑟以后就交给你了,祝你们新婚愉快。”王耀记得这个人叫弗朗西斯,亚瑟的稿子从一开始就是他负责,而且他还暗自吐槽过这个新婚祝福为什么弄的有点像死前托孤?不过现在想想,要说是死前托孤也没错,毕竟现在亚瑟的晚饭每天都是他负责。
“耀不一起来吗?”弗朗西斯侧身走进房间,指了指楼上,“小亚瑟稿子快写完了,马上就要迎来他的复活期了,你要不要见证一下?”
“不了不了,你们忙吧。”王耀挑挑眉,亚瑟•柯克兰的复活期?他还能复活啊,他不每天都是那个状态吗?

其实,王耀并不太注重亚瑟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吃饭,吃饭这种东西,亚瑟起床了就吃点,不起就不吃,睡觉就更是了,多睡一会儿少睡一会儿也没什么关系。但是亚瑟这两天也太不正常了,自从他的新稿子写完后,整整两天没有从房间里出来。听说亚瑟每次稿子写完后都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假期,但就算是假期,也不至于在房间里养老吧。
傍晚,王耀下班回家,做好了刚刚从商店买回来的牛排,牛肉的香气瞬间充斥房间。王耀向亚瑟房间看了一眼,还是去叩响了亚瑟的房门:“亚瑟?”
无人应答。
“亚瑟?你还在睡觉?”王耀皱眉,“我做好饭了你要吃饭吗?”
“你怎么样啊?”他记得亚瑟在截稿日之前连续熬了三天,这两天又没吃东西,睡了两天不会猝死吗?这个念头一起来,王耀的脑子里马上蹦出了一个又一个新闻,什么《离家少年网吧通宵第二天猝死网吧》,还有什么《高中女生睡梦中离世》,或者《某技术职工连续三天在岗位奋斗不吃不喝,后因疲劳过度离世,致敬》甚至是《少女家中遇害尸体一周后才被家人发现》这些想的王耀冷汗都要冒出来了,不想还好,一想就不得了,王耀的思维一蹦一蹦的每次都落在这些事情上。
“亚瑟?亚瑟你醒了吗?”王耀开始不淡定了,他从口袋里摸出亚瑟交给他的钥匙,“你,你不开门我就要开门了啊?”
还是无人应答。王耀权衡了是约法三章比较重要还是丈夫的生命比较重要后,他选择了后者。他本以为亚瑟会锁门,弧A寡O共处一室,为了安全起见就算两个人都锁门也没什么奇怪的。然而亚瑟并没有锁门,这扇门只是轻轻关上,王耀轻轻一推就推开了。
房间内并不明亮,暗棕色的窗帘被开一半,床铺已经被收拾好了。王耀走到床边,拉开窗帘,光线瞬间顺着玻璃透了进来,窗外还下着雨,但是依旧可以把屋内照亮,顺着光亮,王耀看到了倒在小沙发上的亚瑟,亚瑟穿的还算整齐,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条黑色的裤子都好好的挂在他的身上,看样子是刚刚起床。但是亚瑟的脸色很不好,他闭着眼睛蜷缩在沙发上,皱着眉发出细小的呻吟,双手压着肚子,把衣服弄的起了褶子,额前的冷汗把他金色的头发弄湿,白色的衬衣同时也被冷汗浸湿。
“亚瑟?”王耀皱眉,“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亚瑟睁开眼睛,绿色的眼睛上布满了水汽,见到王耀,他显得有些惊讶,随后,亚瑟虚弱的吐着音节,平常清亮的声音此刻甚是让王耀听不清,“可以…帮我拿些药吗……谢谢……”
“什么?”王耀弯下身子,自己贴近亚瑟,“你说什么,药?”
“我说……药。”亚瑟深呼吸了一口,“在隔壁的书房里…有一个小瓶子…有胃药…可以帮我拿一下吗……”
“胃药……”王耀重复着,他早该知道亚瑟这种生活习惯的人身体多多少少会有些状况,但是今天看到亚瑟胃疼成这样,让他心里很不舒服,王耀想起了自家的弟弟妹妹,心中莫名升起了一种保护欲,他点点头,“好,我知道了,你撑着点。”
王耀快步走出房门,来到书房,这是他第一次进书房,不是说书房是个什么重要的地方闲人勿进,只是他觉得对方的房间,即便是书房也是个个人隐私的房间,他随随便便进不好。
书房也如其他房间一样,干净整洁,右面的墙一整面都是书架,亚瑟在装修的时候直接把书架设计在了墙上。王耀大致看了一眼,从各国名著到现代小说,从古医药学到现代科技,应有尽有,在中间的架子上,王耀甚至看到了一本他想收藏过好久可惜重金难求的历史书。
王耀克制住自己想去拿那本书看一看的冲动,开始找起了药。亚瑟有一个非常大的书桌,上面摆满了打印出来的稿件,相比整齐的书架,这张桌子未免也太乱了点。桌子下的一排抽屉让王耀头疼,更可气的是这个抽屉还都被一个统一的抽屉锁锁住了。王耀在纷乱的稿件里找到一个小钥匙,打开桌子下的锁。由于不知道具体在哪个抽屉里,他就打算直接翻,反正亚瑟让他来的嘛,大不了之后对亚瑟道歉嘛。
第一个抽屉里有亚瑟的银行卡,存折和各种信用卡,还零零散散的放着一些英镑,看到这些王耀就马上关上了抽屉,“亚瑟•柯克兰心也太大了吧,这些东西怎么放的这么随意!”第二个抽屉里塞的满满堂堂的粉丝来信,一个比一个粉嫩的信封看的王耀直起鸡皮疙瘩,当王耀拉来第三个抽屉时,里面的东西让他愣了一下,戒指盒和结婚证还有婚礼的相关流程安排,那张打印下来的纸上做满了标记,对比其他的抽屉,这个抽屉里的东西还真是相当整洁啊,对比亚瑟,他的那份东西都已经扔没了,留着的也就只有一个结婚证和一个戒指了。
亚瑟这么认真啊……
他以为亚瑟和他一样,被告知了有婚约就凑凑合合的结婚过日子,也就是生活中多一个人多一双筷子多一个交流对象的事情,再说了,现在这个社会又不是一生只能结一次婚,觉得和亚瑟不合适他随时可以离婚。老实说,那张写着流程的纸他就随随便便扫了一眼,具体的事宜还是他的弟弟告诉他的。就连他们的婚戒他前几天还用来砸了砸冰箱里没化开的冰。
王耀不由有些心情复杂,这么认真的亚瑟,让他的心中莫名升起了一种自责感,对比亚瑟,他是不是太不负责了一些。他是不是应该更在意一下他们的婚姻。
王耀把东西放回抽屉,拉开下一个抽屉找到了被放在抽屉角落的胃药,给亚瑟锁好抽屉后,王耀又接了一杯温水,给亚瑟送过去。
亚瑟听到开门声,睁开眼睛,勉强的对王耀笑了笑,支撑起身子准备起身:“谢谢,麻烦了……”
“你小心点。”王耀把杯子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坐在沙发沿扶着亚瑟的手臂,“胃怎么样啊?”
“没事…”亚瑟虚弱的回答,接过王耀递给他的药片,“老毛病了,没关系…”
“怎么可能没关系,你疼的冷汗出了一身,怎么可能没关系,你总吃这些药不调理怎么行啊。”王耀莫名的胸口一堵,就像逮到自家弟弟妹妹又不听话把自己弄到生病还依旧不听话一样,“你去床上躺一会儿吧,我去给你煮点小米粥。”

04
“亚瑟?”王耀轻轻推开门,向里面看了看,“你睡着了吗?”
“没有,进来吧。”亚瑟扶住床沿靠在了枕头上,相比之前的苍白,现在亚瑟的气色明显好了一点,他难为情的笑了一下,“麻烦你了。”
“不麻烦啊。”王耀带上门,“倒是你,你怎么样了,胃还难受吗。”
“吃了药之后已经好多了。”小米粥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让亚瑟忍不住向王耀手里的碗中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两天没吃饭的饥饿感潮水一般的向亚瑟袭来,他的肚子也非常不争气的叫了一声。看着王耀挑起的嘴角,亚瑟脸都要丢没了,丢没之前他的脸也已经红透了,他竟然在王耀面前这么失态!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嘛,他睡了两整天没吃没喝现在饿了也很正常嘛!
“你饿了啊,饿了就喝粥啊,小米粥养胃的,我来英国的前段时间,那个时候我正准备高考呢,饮食作息都特别的不规律,晚上熬夜刷题,当然我现在也知道我当时的做法跟不可取嘛,反正那段时间我也闹了特别严重的胃病。当时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月吧,那时候我妈都要吓坏了,说什么都要考试了别这个时候身体出问题啊。”说到这儿王耀忽然笑出了声,“现在想想那个时候也可夸张了,我妈天天给我煮小米粥,折腾了好久也算是把胃养回来了,所以说你现在也要调养身子啊你知道吗,什么一个Alpha,身子这么弱怎么行啊。”
王耀坐在床边,用勺子盛了点粥,放在嘴边吹了吹,小小的抿了一口,确定不烫之后递到亚瑟嘴边:“来尝尝好吃吗?”
“啊——”亚瑟快速吃掉了勺子里的粥,就被小米粥的香甜可口弄的眯起了眼睛,“好吃唉。”
“对吧对吧。”王耀又盛了一勺,“我也觉得可好吃了,再来点吗。”
“好啊。”
“亚瑟,我想问你下你睡了多久啊。”王耀说。
“恩…”亚瑟思考了一下,“我是从截稿日那天下午三点睡的,到今天,就刚刚。”
“这么长时间?”王耀皱眉,“你这生物钟,怎么做到的?”
“其实,我这次之后就能休息好久了。”亚瑟回答,“每次写完稿子,我就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假期,大概一个多月吧,有的时候要两个月。因为之前赶稿子整整写了三天没闭眼,所以我就,睡的时间长了一点,就一点点。”
天呐别开玩笑了,你这叫一点点?
“平常也是这样吗?我指你之前。”
“恩,每次都差不多这样。”
王耀沉思了一下,然后下定决心:“亚瑟,我帮你调调生物钟吧。”
“啊?”亚瑟懵懵的把视线从勺子上转移到王耀身上,他愣愣的看着王耀的眼睛。调生物钟?为什么?
“就是调生物钟啊,你现在的生物钟太混乱了,再这么下去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而且你的胃也要调,这次你疼成这样了,未免下次不会比这个更厉害。”王耀很坚决的说,“为了你的健康考虑,亚瑟,我会帮你的。”
“可是……”可是他这个生物钟已经维持三年了啊。
“如果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会特别勉强你,当然,我只是给你一个建议。”王耀垂下眼,又喂了亚瑟一勺粥,“你别在意。”
“没有,你想的话,我就调啊。”口中的小米粥被亚瑟咽下去,“恩…一会儿还有吗?”
“什么?”
“粥,还有吗?”亚瑟脸颊有些泛红,头歪到一边,“味道挺好的。还有…我自己来就好……”
恩?
王耀反应过来自己拿着的勺子放在亚瑟嘴边,瞬间有种自己蠢到爆炸的感觉!
就算亚瑟确实比自己小一岁他也不真是自己的弟弟啊,好歹他们也是合法伴侣啊,这一种带孩子的即视感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嘛,绝对是以前喂自家弟弟妹妹们吃饭喂习惯了!
一瞬间气氛异常尴尬,王耀把勺子放在碗里,晃晃悠悠的起身:“对不起啊,我习惯了,你见谅,我以后会注意的……”
“不是!我没怪你,我只是怕麻烦你!”亚瑟似乎是觉得自己这个解释没有让王耀信服,又加了一句,“我已经麻烦你好久了,所以不想再让你费心了。”
“啊,恩,我知道。”王耀眼神飘飘的,“那我去再给你盛一碗。”

王耀轻轻关上门后,亚瑟就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天知道他四岁之后就再也没有被人喂过饭了。从小他就是乖乖的,吃饭这种事情从来不用别人催,当然,这都是他大学毕业,然后自己搬出来住之前,搬出来后他的饮食就和规律两个字彻底脱边!也许是今天他太难受了,又或许是窗外下着的雨让他的反应受到了干扰,他竟然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让王耀喂了他一整碗粥。
亚瑟羞的都不想再抬头了。一种被当成孩子的感觉,而他竟然在反应过来之前欣然接受了。
上帝啊,让他忘了今天他经历了什么吧。

——
王耀好感度:8%
亚瑟好感度:8%

评论(22)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