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潮汐

眼里都是亚瑟柯克兰❤️

KTSZD!

企鹅:381151156
扩列随意w

严重cp洁癖不逆不拆

天雷金钱和绿帽子,请见谅

【朝耀】kill(ABO/杀手耀设定)


•杀手耀和金主+目标亚瑟
•大概是因为亚瑟太无聊了就找了耀来暗杀自己结果栽到了杀手的手上的故事
•ABO设定注意
•以上


晚上九点半,亚瑟•柯克兰准时靠坐在床上,戴上他的平光镜,在一旁的床头柜上拿起他看了几日没有看完的一部小说。这是一部描写连环杀人案的推理著作,在英国刚发行没多久,就取得了很高的人气,以至于很多书店频频断货,印刷厂又加印了很多次。亚瑟翻看着这本书,但是看了几眼之后,忽然感觉烦躁,总感觉有什么东西牵制着他,让他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故事之中,无法静下心来。他可是很少有这种情况的。没办法,亚瑟只好下床,来到他卧室的隔间,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
要不今天就这么睡下好了。
亚瑟想着,拿着牛奶便出了隔间,准备喝了之后直接睡觉。当他刚出隔间,就愣住了,空气中什么时候混进来了不属于他的味道,虽然很淡,但是属于优秀恩alpha的他马上便捕捉到了。这是一股淡淡的柠檬的清香,而味道的来源,竟然是他的卧室门口。
亚瑟皱了皱眉,毫无疑问的,这是属于omega的信息素,但是他的房间里怎么会有omega的味道。他诺大的房间中,哪儿又有一个omega?混入了一个omega他不可能没察觉到。
亚瑟走到门边想要打开门一看究竟。而他越靠近门边,信息素就越浓郁。不过亚瑟自认为自己的自制力一向很好,omega而已,发着情就向他扑过来的又不是没有过,他哪次不是全身而退,然后给omega保护中心打了个电话,让他们把omega照顾一下又送回家了。
亚瑟打开房门,可以算的上是铺天盖地的信息素疯狂的涌入了亚瑟不算小的卧室,同时靠在房门上的omega忽然之间失去了支撑,向后直接倒在了亚瑟的怀里。很明显,影响了他的一切信息素的来源,都是他怀里的这个omega!而这个omega竟然是王耀?!
世界太可怕了。
亚瑟脑子当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他扶住了王耀的肩膀,皱着眉问道:“你是omega?你不是beta吗?”
王耀轻哼两声,眼神有些迷离,感受到alpha的气息之后手臂不自觉的攀上对方的脖子,脑袋在alpha的颈间轻蹭两下。
而此刻的亚瑟内心是百感交集,他从来都不知道他雇佣的这个人竟然是个omega!“王耀,你清醒一点。”信息素在亚瑟周围扩散,无时无刻不在撩动着亚瑟的信息素,让亚瑟的心跳加快,“你清醒点,你还知道我是谁吗!”
“柯克兰先生……”王耀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他动了动头,唇扫过亚瑟的脖颈,王耀的手臂环上亚瑟的脖子,手抚着亚瑟的后脑,“柯克兰先生,我…我难受…”
天呐!亚瑟真觉得自己真是妖孽,那个看起来冷淡又禁欲的王耀竟然会在发情之后这么开放!不过他竟然意外的感觉这样的王耀并不坏。
“王耀,你先冷静点!你有抑制剂吗!”亚瑟深呼吸了两口,尽力保持着自己的清醒,他盯着王耀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布满了水汽,朦朦胧胧的看着亚瑟,王耀的喉咙里还时不时的发出细小的呻吟声。
“没……没有,柯克兰先生…你…可不可以帮帮我…”王耀几乎是呜咽着。
天呐!不要再挑战他的自制力了好不好!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王耀,你之后会后悔的…你,你等着,我去给你买抑制剂。”亚瑟把王耀扶好,正准备把王耀带到床上安顿一下,然后自己出去买抑制剂,王耀就死死拽住了他的衣服。随后,亚瑟就对上了王耀的眼睛,王耀声音染上了些哭腔,他近乎是哀求一样的说着:“柯克兰先生……”
“……王耀。”亚瑟忽然觉得嗓子很干,但是他又不能对王耀下手,要说喜欢,他好像确实是喜欢王耀,但是他不想在王耀发情的时候,在他意识迷迷糊糊,自己可能都说不清自己在干什么的情况下,对他做这种事情…
“亚瑟……”小兽一样的声音。
好吧,去他的原则和自制力吧。
是王耀请求的,是王耀要他这么做的,是王耀让他帮助他的!亚瑟反复告诉自己并开始慢慢的释放信息素安抚着王耀,之后挑起了王耀的下巴,俯身正准备亲吻omega柔软的嘴唇时,他的身体就迅速的反应到了哪里不对劲。他用力推了一把,便把王耀推了一个趔趄,王耀向后跳了一下马上保持住了平衡,笑着看着眼前的alpha。
血腥味混合着alpha的气息飘散在房间之中,omega的味道还是依旧的甜美诱人。
可惜,亚瑟现在不想考虑这个。
“没想到柯克兰先生所谓的自制力也就这个程度。”王耀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匕首上红色的血液顺着银白色的刀刃流在了白色的地毯上。
而血液的主人,此时愣愣的看着自己手臂上一道红色的刀口,反倒是笑出了声:“真没想到,你竟然是个omega。”
“你的重点竟然是这个,你雇佣我的时候就应该已经知道了。还有,柯克兰,你没想到的事情太多了。”王耀甩了甩刀刃上的血液,整理了一下刚刚因为演戏而乱糟糟的领口,“现在你就可以去死了。”

亚瑟•柯克兰一直是个很优秀的人,从小到大。他生下来就对任何事情都有天赋,学习成绩一路拔尖,家庭条件非常好,等到性别分化的时候不出意料的分化成为了一名alpha,大学考入国内顶尖院校,毕业之后就来到父亲的单位工作,等他的父亲母亲撒手去环游世界之后,他有发挥他经商的大脑,壮大了整个家族的产业。
亚瑟•柯克兰的这一生非常幸运,也许他才二十多岁就提到一生会有点早,不过他当前的人生真的是顺风顺水,缺乏挑战。亚瑟觉得,这样的人生未免太过无聊,太过没有挑战性。他不是个喜好安逸的人,至少现在不是,他喜欢刺激,喜欢每天都有不同的挑战。所以他就想了一个办法。
之后他就去找到了熟人,这个熟人给他给介绍了一个来自东方大陆的杀手组织。当他跨越一整个大陆跑到这个组织的基地,见到他们的其中一员的时候,他震惊的发现这竟然是他大学的后辈,他问后辈:“你为什么会是个杀手?你是个杀手为什么要去考学?”对方听了一脸冷漠的回应他:“当杀手也是要知识储备的,倒是你,来这里干什么。”随后,他就表明了来意,委托他这位后辈给他找一个信得过的杀手来暗杀他。
后辈听到亚瑟这么说,瘫着一张脸控诉他:“不是很懂你们这些人。”
“我是说真的!”
“……”
“只要谁可以杀掉我,我的家产全部给他。”亚瑟笑着说着。
后辈听到这个,挑了挑眉:“看你也不是真的想死,那就照顾一下我哥哥吧,他的那个体质,我不想他去做太危险的任务。”
“体质?”亚瑟皱了皱眉。
后辈却摇了摇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祝你好运,柯克兰先生。”
之后,他就看到了那个未来可能会杀掉他的人,这是个典型的东方人,对比他来说,骨架显得小好多,个子也矮上一头,手腕他可以轻松的攥的过来,黑色的头发在脑后绑成一个小辫子。
他能行吗?
这是亚瑟的第一个念头,不过既然是后辈推荐来的人物,那就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人,亚瑟这样想着。
后来他才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王耀,完全就是一个没有实践经验,完全靠理论支撑的新手啊!
怪不得他的后辈会把王耀塞给他,原来他是用来给王耀练手的啊!他这个后辈真的太精明了,知道自己肯定不会伤害王耀,不会让王耀遇到危险,既可以让王耀有实战经验,又可以直接搜刮到他的家产。
可以说真不愧是那个后辈吗。
在那之后,王耀就一直潜伏在他身边,有开车撞过亚瑟,但是被亚瑟躲过去了;有在他所在的办公楼的对面大楼用过狙击,不过在他开枪之前就被亚瑟发现了那个红点;有在亚瑟的食物里下毒,可是正好那天亚瑟胃口不好,饭菜一点没动……等等等等各种方式,虽然说是没有让亚瑟彻底死掉,不过有那么几次至少让亚瑟带了点伤,但哪一次都不像是这次……
王耀竟然会用这种方法。
这么想着他竟然有些不高兴同时也有点小庆幸,之所以王耀会用这个方法,是因为这是他们杀手的必修课,就算是向对方献身也要杀掉对方。这就代表之后王耀可能也会用这个方法去杀掉其他人,尤其是他还是个omega,但亚瑟是他的第一个任务,也代表了他之前只是有理论基础而没有实践经验。
亚瑟觉得自己真的是有问题。
人家怎么样又不关他的事,人家的任务是杀了他然后拿钱走人……

王耀的匕首顺着亚瑟刺了过去,亚瑟向一旁躲开,锋利的匕首瞬间划破了他的侧脸,亚瑟也不在意,反倒是一把抓住了王耀握住匕首的手,反扣住王耀的手腕把他的胳膊向后掰去,膝盖抵住王耀的膝窝,一把把王耀按在了地毯上,并向后钳住了他的手。亚瑟把他手中的匕首抽出来掂了掂,手臂上的伤口很疼,脸上的也疼,疼到最后亚瑟反倒是笑了出来,他这下是知道后辈说这个杀手体质问题是怎么回事了:“这次很成功嘛,如果你没有发情,如果你的近身格斗再好一点,我就要死在你的手下了。”
“哈?”王耀喘着气索性放弃了抵抗,趴在了毛茸茸的地毯上,“我没发情。”
“没有?”亚瑟皱眉,不可能啊,他不可能感受错信息素的味道。
王耀笑了笑:“对,没有,我是omega没错,但是我没有发情。”
“那你的信息素……”
“那是一种喷雾,混合着omega的信息素一起使用,会刺激alpha……不过也会影响自己……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王耀歪过头看着亚瑟,“不过,我确实影响到你了是吧?”
亚瑟抬手用拇指把自己脸上流下来的血液蹭掉,抹在了王耀对着他的侧脸:“你觉得呢。”
“喂!你别蹭我脸上!”王耀挣扎着动着身子,不过随后他就不敢再动了,因为亚瑟把他的匕首用力刺入了他脸旁的地毯上,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地毯下的木制地毯现在应该也已经破了一个洞,王耀吓的说话都有些结巴,“你你你你你要干嘛,你雇佣我的时候,可是明文规定了不,不能让我受伤的!”
“对啊,所以你看,我并没有弄伤你。”亚瑟起身,用没有受伤的手臂把王耀从地上拽了起来,“过来给我包扎。”
“什么?包扎?”
“对啊,包扎,医药箱在我的桌子最下面的大抽屉里。”亚瑟自顾自的坐在床上,挑挑下巴示意王耀别磨蹭,快点干。
“等等,柯克兰先生我觉得你脑子可能有点不清醒了,我就是为了杀了你,而你竟然让我帮你包扎?要包扎也是你自己来。”
“自己来?王耀,你知道你那一刀划的我多深吗。”亚瑟指了指胳膊和脸,“我单是制服你我就已经要虚脱了,这条手臂我现在抬都抬不起来了,而且你现在差点给我毁容,现在你让我自己来?”
“那,那也不怪我啊!”王耀看向一边,“我本来也没想你可以活下来,毁容不毁容的有什么关系啊。”
“……你啊,小心我不给你发工资。”
“……”王耀翻了个白眼,认命的去拿来了医药箱,“万恶的资本主义,把衬衫脱了。”
“不脱。”
“不脱?”王耀皱眉,“你不脱我怎么给你上药?”
“……亲爱的王耀,我的衬衫已经被血黏住了,你是想疼死我吗。”
王耀沉默了一下,把扎在地上的匕首拔出来,用匕首割开被血液染红了的衬衫袖子,反手向亚瑟的脖子割去,亚瑟像是早走防备一样,没有受伤的手死死抵住王耀的握住匕首的手,alpha的信息素瞬间溢了出来,信息素的扩散让王耀手抖了一下,刀子掉在了床边。
“来吧,轻一点。”亚瑟看着王耀轻微的颤抖,和逐渐沉重的呼吸,叹了口气,收敛了自己的信息素,把手臂伸到王耀面前。
王耀虽然不满,但是也没有办法……谁让他是omega体质啊!!三下两下清理消毒绑好绷带,王耀问:“脸要我帮你吗?”
“要。”
王耀叹了口气,拿出消毒的棉签,凑近亚瑟给他的伤口消毒,这个伤口,如果再深一点,亚瑟这张脸就别想要了,要真的毁容了,那多可惜啊……随即王耀摇了摇头,亚瑟毁容关他什么事,反正都要死,就是死的好看点还是难看点的问题。
亚瑟垂眼看着凑在自己面前,一脸严肃的给他消毒的王耀,近了看还挺可爱的。也许是因为刚刚喷雾的副作用,现在王耀的身上还环绕着omega淡淡的清香。这么想着亚瑟鬼差神使的低头吻住了王耀,对方好像吓的愣住了,待他舔了舔嘴唇,放开王耀后,发现他满脸通红的瞪着眼睛。
“继续吧?”亚瑟说。
“继续……继续……继续个鬼啊!老子要辞职!!辞职!”

FIN

评论(10)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