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潮汐

眼里都是亚瑟柯克兰❤️

KTSZD!

企鹅:381151156
扩列随意w

【朝耀】怦然心动3

一个亚瑟烧糊涂以后抽风的故事……
时间隔的太长我都忘了我之前写了啥……

—— ——

亚瑟•柯克兰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死缠烂打的生活,比如一到下课就凑到王耀面前扯些有的没的,比如中午搬着小椅子把脑袋枕在王耀的桌子上看着王耀写题或者睡觉,比如一到放学就抓死书包等在王耀的自行车前看到王耀出现就笑的嘴都要咧开到后脑了……
等等等等……
亚瑟•柯克兰怎么了?吃错东西了?误食司康了?怎么忽然之间变性了?这小犬一样的跟着王耀的人不可能是亚瑟•柯克兰啊!亚瑟•柯克兰不可能会对谁这样啊!这转变太快让很多人都懵了。而亚瑟自己对此却毫无自觉。

十月底的伦敦已经有些凉了,街道上的人们已经脱掉清凉的夏装,换上秋装很久了。不过今天的秋天相比之前,似乎显得更凉一些,到了傍晚更是如此,夕阳斜照在水面上,王耀裹紧了身上的长款外套,把手插进口袋里。最近的天气有些冷反常,路人匆匆的回家想要感受家里温暖的空气,王耀也是如此。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跟着我啊,这样很有意思吗。”王耀转了个弯,背着单肩包,走在沿河的一个距离家比较近的小路上,忽然停住转头看着跟在自己身后不远的亚瑟,亚瑟嘟着嘴眼神飘向其他的地方,并没有回答王耀的问题。王耀皱了皱眉,选择转头继续向前走,忽然他看到有什么黑色的东西漂浮在水面上,像是在挣扎一样。王耀脑袋轰的一声,随后飞快的跑了过去。
水中一只黑色的小猫正在水中扑腾着,伸着纤细的脖子,无助又绝望的叫着。猫是怕水的,一般的猫都是不会游泳的,当然这只被王耀从小喂到大的猫也不会。小猫拼命的划着爪子,希望能有什么可以抓住保住它一条命,可以并没有,这条小河里毫无支撑的地方。王耀站在河边慌张的向下看,他不会游泳,根本无法下水。要是说这条河浅一些,也许王耀扑腾扑腾就下水了,但是它并不浅。之前就有人贸然下过水,如果不是管理人员来的及时,恐怕那人已经淹死在河里了。
应该怎么办……王耀彻底慌了神,现在天色已经晚了,因为天气的转凉,更是没有什么人肯这个时间出来走动。当王耀把目光转向亚瑟的时候,亚瑟已经把棕色大衣脱了下来,扔到地上,松了松衬衫的扣子,身子一跃跳入了水中。
“!亚瑟!”王耀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他慌忙想要抓住亚瑟,但是却没有站稳滑了一步,一下摔到了地上,“喂!你不要命了!”
当亚瑟只身跳入水中,他才知道自己做了多么蠢的决定,他根本没有热身就直接下水了,十月底的天气本来就凉,河水肯定也暖和不到哪里去,他竟然就这么跳下去了。可是他不跳的话能怎么办,除了他之外,王耀已经找不到其他人来帮忙了,他认识这只猫,可是这只猫似乎不认识他。他很早之前就看到过王耀蹲在河边的小路上,拿着小鱼干,一边给小猫喂食,一边抬手挠挠小猫的下巴。这是王耀喂了一年多的猫啊,就这么死了王耀会哭的。
等亚瑟抱着猫爬上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冻的僵住了,他拎住小猫的后颈,把猫放到了一旁的草地上,正要伸手去拿王耀怀里的外套,就被吹过来的一阵寒风冻的反手撑住地发抖,那么一瞬间,好像整个身体都不由他控制,整个人都被按下了暂停键一样,就算他想动也没有办法动一下。
王耀也被亚瑟吓到了,他赶忙把亚瑟的大衣披到亚瑟身上,碰触到亚瑟裸露在外面的冰凉的皮肤时,王耀咬了咬嘴唇:“你……你疯了啊!”
亚瑟伸手裹了裹外套,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水,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子:“我还好,猫没事吧……”
“这么凉的天气你就敢直接跳下河,你是不是找死啊!你要是死在这里,我救都救不了你笨蛋!”王耀脱下自己的大衣,塞到亚瑟手里,“这个你也穿上吧……现在天凉,你衣服都湿透了。”
“嘶……”亚瑟抖了抖,看了看怀里的衣服,勉强笑了笑,可是他现在根本笑不出来,河水再加上刚刚的一阵风,冻的他面部肌肉都僵硬呢。
王耀皱了皱眉:“你,你怎么样啊,别笑了笑比哭还难看,你要不要去医院?”
“没事儿…”亚瑟吸了吸鼻子,“你先看猫去吧,我一会儿就好了……”
“……那我先看猫去了。”
亚瑟都要哭出声了,叫你看猫你就真看猫啊!你不知道我这是在开玩笑啊你真的看猫去了!被寒风吹的瑟瑟发抖,喜欢的人还去看猫去了……还有比这更惨的事情了吗?
开始亚瑟以为没有了,不过第二天他就发现还真有!
比如他发烧了,烧的迷迷糊糊的在床上睡了一整天还是迷糊的,退烧药也忘了吃,给学校请假也忘记了,甚至饭都没吃。

而此时的王耀站在亚瑟家的门口,显得有些尴尬。他试探性的敲了敲门,发现并没有人应答,他起初以为亚瑟出门了,但是他发现院子外面的大门并没有锁。不锁门可从来都不是亚瑟的习惯,尤其是外出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凭着自己的记忆在亚瑟家门口的地毯下找到了一把备用钥匙。就算长到这么大,亚瑟的这个习惯还是没有改啊,不过也幸好他没有改。
王耀轻手轻脚的打开了门,内心反复告诉自己不是私闯民宅,不是担心亚瑟,不是知道亚瑟翘课了一整天之后害怕亚瑟出事。只是因为亚瑟昨天跳河帮他救了猫,只是因为害怕亚瑟死在家里所以才来看他的……绝对不是担心。
这么想着,王耀不由的叹了口气,也许本来就是他自作多情,也许亚瑟根本不需要他的关心,来到这里可能就是他的一厢情愿。
看一眼,就一眼!
看到亚瑟没死在家他就马上走人!
王耀看了一眼门口的鞋子,亚瑟的鞋子还在这里,说明他还在家:“柯克兰?”王耀小声唤了一句,亚瑟大概在睡觉。他轻手轻脚的走进亚瑟的卧室,便看到亚瑟捂着被子,皱着眉,一手搭在额头上,脸上红的可以。
王耀心里咯噔一下,犹豫了一下之后上前拉开亚瑟捂着额头的手臂,手背在亚瑟的额头上碰了碰,那温度就把王耀吓了一跳。“啧……怎么烧的这么严重啊……”王耀伸手推了推亚瑟,“柯克兰,醒醒,醒醒,别睡了!”
对方轻哼了一声,随后很给面子的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他皱着眉,好像很痛苦的样子,看到眼前的人之后也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恩……?我又……做梦了?”
“啧,做什么梦啊!你睡了多久!”
“啊……不知道……”亚瑟显得很虚弱,眼睛都懒得睁开了,闭上眼睛和王耀对话。
“量体温了吗?吃药了吗?”
“什么……我不知道……”
王耀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好的看一眼就走,这下可能一时间走不了,亚瑟的父母在国外,要是放着亚瑟不管他很可能因为发烧而转化成其他的病症,而且这个温度……如果真的发生那种事情王耀绝对会自责的,就算亚瑟不说他也知道,亚瑟的这场病,绝对是因为昨天跳入河中引起的。
王耀认命的凭着记忆在亚瑟家的备用药品中翻到了退烧药,并在一旁的抽屉里翻到了体温枪。王耀把体温枪对着亚瑟的耳朵按了一下,后者一激灵就起来了:“哇!”先不说其他的,就是亚瑟的反应就把王耀吓了一跳:“你,你干嘛?”
“它,它响了……”亚瑟一手扶住晕晕乎乎的头,一手抓着被子角。
“……它不响就怪了,啧,你到底吃没吃药……不行,起床,去医院。”
先开始只是抓着被子角的亚瑟这下直接缩到了床角:“我不去!”
“快起床!你还要不要命了!”王耀懒得和他废话,直接爬上床扯亚瑟的被子。
“不要……”出乎王耀意外的是,亚瑟一把抱住了王耀的腰,把脑袋埋在王耀的胸口,“耀好讨厌……”
“啥?!”
“耀……耀你是不是还在讨厌我……”亚瑟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王耀,彻底把王耀看懵了:“你,你怎么了?”
“我错了,之前都是我混蛋,是我活该,都是我不好,但是耀你可不可以不要讨厌我……我知道我很让人烦,我也知道我打扰到你了……但是耀你可不可以不要讨厌我……”亚瑟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之后发出了小动物一般的呜咽,死死抱住王耀的腰不松手,“耀,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样,我真的……”或许是烧的迷迷糊糊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或许是其他的,但是这样的亚瑟却意外的坦诚。
王耀被对方这个反应弄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伸手推搡着亚瑟的脑袋:“柯克兰,你给我放手!”
“不行!我放手的话,会弄丢耀的……”丢了之后,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啧,柯克兰,你烧糊涂了吧!快放手!”王耀声音有些颤抖,他推着亚瑟脑袋的力度逐渐增大,挣扎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亚瑟因为高烧不退脑袋混混沌沌的不知道在想什么,最终没有支撑住身体被王耀一把推到了地板上,本来就迷糊的脑袋一下撞到了地板上,疼的他蜷缩在地上呜咽出声。
那声音听的王耀心都要碎了,他也明白自己下手重了,就算亚瑟再怎么讨厌,他也毕竟是个病人:“你,你撞到哪里了……”
“疼,头好疼……”亚瑟吸了吸鼻子,抬手擦了擦流下来的眼泪,支撑起身子,慌张的看着床上黑色头发的东方人,显得有些无措。
王耀下床,扶住亚瑟的胳膊,他明显感觉对方抖了一下,王耀揉了揉亚瑟的脑袋,安慰了安慰他:“乖,能起来吗,我刚刚……不是故意的。”
“恩……”亚瑟一手抬手扶住了王耀的手腕,一手扶着床边颤颤巍巍的站起来,随即脑袋一晕直接倒在了床上。亚瑟身上的热度让王耀不由的皱眉:“你快吃药。”
“我不吃,苦。”
王耀第一次觉得生了病的人好麻烦,也第一次觉得亚瑟•柯克兰竟然可以做出这样的反应。他一直认为,亚瑟应该是高高在上的男神形象,或者说,更像是一些少女漫画中画的那样高冷的学霸。他没想到生病的亚瑟会这样,这是他从未见过的亚瑟•柯克兰……像小动物一样的亚瑟•柯克兰。我这是见到了你不为人知的那一面吗,然而,这又有什么用呢,反正我们已经分道扬镳。“吃了吧,你吃了之后我好回家。”王耀拿过一旁的退烧药和刚刚倒好的热水,送到亚瑟面前。
“我不吃,我吃了的话,你就会离开的……”
“我还要回家,你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好不好,柯克兰,身体是你自己的,你如何对待是你的事情,和我无关。”
“耀,你可不可以留下来,就一会儿就好,陪陪我好不好,我不想一个人……”王耀握住杯子的手不由的握紧,听着亚瑟几乎要哭出来的声音,他心软了,他果然还是会对亚瑟心软,无论是现在还是从前。
他告诉自己,不能被亚瑟这个样子骗了,不是说好了之后和亚瑟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了吗:“那我给你的朋友们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或者……你的追求者也可以。”
“不要!他们都不是你!”
亚瑟•柯克兰你还真是犯规……
王耀叹了口气,像是安慰孩子一样:“那我留下来,你会好好吃药吗。”
“恩,会!”明明发烧发到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完全潜意识在行动,他还是让王耀屈服了。
王耀说好,他说他留下来,你把药吃了。
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谁知道吃过药之后,亚瑟却又抱住王耀的胳膊说他冷。
发烧的人都会冷,这不是多盖一层被子就可以解决的,一切都要等退烧再说。亚瑟好像根本没有打算放开王耀,他说:“耀,你可不可以抱抱我。”
“柯克兰,你不要借着自己生病得寸进尺。”王耀皱眉,想要甩开亚瑟,但是借着刚刚不小心把亚瑟从床上掀翻到地上的教训,他又不敢动手。
“但是我好冷,哪里都是冷的,所以可不可以,抱抱我,就一会儿……”
王耀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等他回过神,他已经抱着亚瑟躺在了被子中,亚瑟就这么窝在他的怀里,像一只被遗弃的小兽一样。他再一次放任了亚瑟无理的要求,再一次对亚瑟心软,再一次违背了自己之前的决心。为什么啊,凭什么啊,怎么亚瑟就可以这么轻易的牵动王耀的情绪啊。凭什么他的一切都要亚瑟来掌控啊。亚瑟热热的呼吸洒在王耀的手臂上,让王耀微微颤抖。这如果是之前会有多好,如果是之前他绝对会高兴的笑出来,但是现在不是之前,现在和之前永远不能重合,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那个时候的他,真的是爱怕了。那现在的他,到底在做什么呢。
亚瑟感受到王耀温暖的体温之后,身体不由的回抱住王耀,王耀的身子并不算高大,如果是他的话可以把王耀直接抱在怀里,虽然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同,但是已经够了,如果亚瑟现在是在清醒状态的话,他大概已经要幸福的哭出来了。这是梦吗?亚瑟迷迷糊糊的想,他不顾王耀的反抗,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把王耀死死的箍在了怀里,他隐约中好像听到王耀在骂他,说他王八蛋,就知道他不过干好事。他也不知道怎么的自己就笑出来了,明明头疼的要死,整个人和散了架一样,他竟然笑出来了,他说:“我喜欢你,我现在知道了我喜欢你,耀,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会这么喜欢你。”

TBC

评论(7)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