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潮汐

眼里都是亚瑟柯克兰❤️

KTSZD!

企鹅:381151156
扩列随意w

严重cp洁癖不逆不拆

天雷金钱和绿帽子,请见谅

【朝耀】both ends






当亚瑟柯克兰再次踏上这片土地,已经是五年之后。
五年后的这片土地依旧是那样,城市还是依旧是拥挤和脏乱,乡村还是依旧的落后和贫穷,天还是那个显得阴沉沉的天,水还是那个养育了这个地区人们的水,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从城镇深处散发出的淡淡的铜臭的气息。不对,也许从前就是那样,也许只是从前的亚瑟没有意识到。
还有一点,就是走在王耀身边的那个似曾相识的男人。
那个人是谁?为什么会和王耀在一起?他搜寻自己的记忆也没有想到他的童年中出现过这么一号人物,但是他却觉得从哪里见到过。

“喂,巴丁格。”亚瑟随手播了一个号码,“我记得你有个手下,生活在旗尔威亚。”
“啊,”巴丁格迟疑了一下,“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位,但是我想我确实有一个手下生活在那里,不过这是之前的事情了,他现在已经不在我这里工作了,现在那个人……叫……叫什么来着,对了!他叫马克!他前段时间还说他要结婚来着。”
结婚?
亚瑟眯起眼睛,和谁结婚,是刚刚和他在一起的王耀吗。
“柯克兰先生?”电话那头的人询问,“您有什么事吗?”对于这个才二十五岁的年轻人,他没有丝毫怠慢。
亚瑟推了推金边眼镜:“啊,有,把那个人的联系方式还有他的资料给我,尽快。”

挂断电话后,亚瑟按照自己的印象走在这条已经五年没有走过的路上,真是讽刺,到了现在他依然记得清楚这个城市的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小巷,甚至对地面上的井盖都非常熟悉。他曾经无数次的走过这些街,一走就是二十年,他现在再次踏上这里,建筑还是那个建筑,但是曾经和他一起有过这条道路的人,现在是不是要结婚了呢。
亚瑟真希望自己是想多了。
然而手机屏幕上刚刚被发送来的文件上黑色的刺眼的大字时刻刺痛他的眼睛,那个人要和马克结婚的人,果然就是王耀。

“为什么呢,明明说好了要等我回来的啊。”亚瑟坐进自己的车子里,苦笑着摘下眼镜,为什么呢王耀,为什么不等等我,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你不是说过你最爱我了吗?那现在这算是什么啊。
他有些烦躁的按照巴丁格发来的号码播过去,对方接通电话后,疑惑的询问着:“喂?你是哪位?”
“我是亚瑟柯克兰,明天晚上,我想找你谈谈。”亚瑟说着,“你最好一个人来。”
亚瑟说话做事都从不拖泥带水,以前是,现在同样也是。
当他挂断电话后,对方沉默了好一会。亚瑟柯克兰先生要和他谈谈?那个亚瑟柯克兰?!那个军火商?
马克有些不可思议,他们两个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就如同大象和蝼蚁一般的关系,他们能谈什么?

即便抱有这样的疑惑,马克还是按时到访。
进入一个郊区二层小别墅,马克便在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带到了一个封闭的屋子里。这里虽然装修华丽但是显然并不是亚瑟住的地方,如果要问的话,那大概就是这里他根本感受不到家的气息。男人的嗓音很粗,他对马克说着:“柯克兰先生一会就会出现,请您先在这里等待片刻。”
马克点点头,他不禁有些发虚,他不知道这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为什么找上了他,如果他没记错,他曾经在巴丁格手下工作的时候,亚瑟柯克兰是他的顶头上司。
马克正坐在屋子里的一张椅子上想着事情,门便忽然被推开。
马克回头便看到了那个人,他标志性的粗眉毛让马克立马认出了这个人的身份。
亚瑟柯克兰拉开他的椅子,坐下后递给马克一打打印下来的文件,还不等马克翻看,亚瑟便开口道:“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什么?”马克有些发懵。
“你欠下高利贷的弟弟现在还在四处躲债,你的父亲前段时间因为做生意赔本几乎赔了所有的积蓄,你都已经快三十的人了却还没有一番成就,我知道,你很需要一笔钱来支撑你的家庭还有你的野心。”亚瑟叠交着双腿,“怎么样,你很需要钱吧。”
全部被说中的马克后背开始冒冷汗,嗓子也不由的有些发紧。虽然有些奇怪,但他还是点头:“是。”
“我可以给你你所需要的一切,金钱,女人,土地,我都可以给你。”金发碧眼的男人微微勾起嘴角。
这算天上掉馅饼吗?
马克有些兴奋,他这是得到亚瑟柯克兰的赏识了吗?他想变成上流社会的人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吗!
马克连忙道谢:“谢谢您柯克兰先生!”
亚瑟倒是轻笑一声:“先不要着急道谢,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会白白给你这些东西。”
马克回应:“您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一定会满足您的要求的。”

“耀。”

“什么?”

“我要王耀。”

唉?马克的脑内直接炸了,他说什么?要王耀?哪个王耀?啊,对了,是他未来的爱人王耀。他认识王耀?他这么狂傲的人物怎么会认识王耀?他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他们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王耀?
脑内的一系列问题让马克有些头晕,一时之间信息量太大以至于马克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样,这个条件你能接受吗。”亚瑟的手交叉到一起,轻声说着。
“你……你为什么……想要王耀,你们认识吗。”马克的思路被亚瑟拉回现实,他愣了愣随即问道,尽管他知道这个问题很傻,他还是问了。
亚瑟笑了笑:“当然,没有谁会比我更熟悉他,也没有谁会比他更熟悉我。”
他们两个真的认识啊,而且这种语气难道是在宣誓主权吗?但是为什么没有听王耀提到过呢?马克忽然自嘲的笑了笑,对啊,王耀有什么义务要对他提起这么一号人物呢,他和王耀本来也不算熟悉啊。明明是他趁着王耀家出现变故狠狠地敲诈了他一笔还强迫王耀和他结婚。王耀根本不爱他凭什么要和他说起自己的曾经?

那么现在他应该怎么办?

一方面是金钱和权利,一方面是他单向的爱情。

马克犹豫了,是选择上流社会的生活,还是选择他单恋的那个男人?

这真是人生中最困难的选择题了。

抛弃前途,还是抛弃爱情。

“想好了吗?”亚瑟似乎很自信,虽然马克并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自信到底来自哪里,但是这个男人的气场直接盖过了他。在另一个男人面前,他的气焰直接被压了下去。虽然很不爽,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反抗。
“你会给我什么?”马克咽了口口水。
“只要我能做的到,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当然,如果提出非常过分的要求,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你的下场。”亚瑟向后靠在了柔软的靠背上。
马克不禁握紧了拳,他调整了一下呼吸,似乎做出了很艰难的抉择。抬头盯着亚瑟那双绿色的眼睛:“好,这个条件我接受。”

送马克来的那个高大的男人又把他送了回去。
亚瑟随手拿来一个白色的茶杯,修长的手指轻轻撵摩着杯延,他起身为自己沏了一杯红茶,看着水汽从棕红色的红茶中冒出来挂在白色的杯壁上。亚瑟冷笑一声,看看吧王耀,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什么真的感情,到最后谁不会为了金钱抛弃一切。

王耀,我马上就可以再次见到你了。
好想拥抱你。
好想亲吻你。
好想告诉你我回来了。

五年不算长,但是足够长到改变一些东西。
五年不算短,但是也短到可以守护住一些东西。

TBC

评论(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