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潮汐

眼里都是亚瑟柯克兰❤️

KTSZD!

企鹅:381151156
扩列随意w

严重cp洁癖不逆不拆

天雷金钱和绿帽子,请见谅

【朝耀】Object and person【后续1】(少将朝×战俘耀)

Object and person【后续1】
一周后,亚瑟再次出现在王耀面前,便带给了他三个消息:我们要结婚了,你的国家战败了,伊万被我的表弟杀死了。
王耀精神有些恍惚,向后跌倒在柔软的床铺上,这就叫做命中注定了吗……
王耀的眼睛胀胀的,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他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要结婚了?他不想要这样的婚姻,如果可以他只是想当个普通人,和普通人的亚瑟柯克兰谈一场最普通的恋爱。然而现在呢,他曾经所幻想的恋爱全部化为泡影,从亚瑟和他告别后回到自己的国家开始。现在呢?他亚瑟柯克兰马上就要和他结婚了,而理由竟然这么的扯蛋!
说什么我想要保护你,我不能这么看着你死去。就自作主张的结婚了……
他亚瑟柯克兰当他是谁啊!
不只是这样,他的国家唯一的盟国的将军,也被这个男人的弟弟杀死了,那是他最好的朋友啊!那是在他最失意的那段时间一直鼓励他的人啊!真是够了啊!为什么他们都离开了而他还要苟活在这里啊!

“王耀,单子我放在桌子上了,你想好了就在上面签个字吧……撤兵回去之后,我们就要结婚了。”亚瑟把文件夹里的已经签上他的名字的A4纸张放在桌子上,犹豫了一下,安慰着,“你不要想太多,我刚刚见到贺瑞斯…王嘉龙了,他知道这件事情了。”
“他怎么说。”
“他说……希望你可以好好的,让告诉你你什么都不用想,他希望在Y国你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还有什么比自己的亲人带给自己的问候更让人感动的呢。
王耀感觉心中最柔软的一处被触摸,眼泪就这么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他想家了。
他们国家的人都会对自己的国土有着特殊的感情,那片土地曾经养育了他,养育了他的弟弟妹妹和双亲,而现在他已经离开那里很久很久了,现在的那个地方还好吗,他的亲人们现在过的还好吗,有没有想他呢?他家门前的那棵他小时候种下的柳树,现在还是依旧挺立吗?
该死的他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明明才离开军队两周他就已经变得这么脆弱了吗!
亚瑟坐在床边握住王耀的手,另一只手轻轻顺着王耀的黑发,真是柔软的头发啊,和王耀的内心一样柔软。他们明明那么讨厌战争,到最后还是没有摆脱命运。
“这次之后,就不要哭了。”亚瑟压低身子抱住王耀,“不要让任何人看到你脆弱的一面,你可是王耀啊。”

————
他们的婚礼很盛大,不管是不是对他们真心祝福的宾客,都把整个教堂挤的几乎爆炸。亚瑟的父亲没有来,他的哥哥们也没有来。
亚瑟早就料得到,不过这些人不来他倒是也松了一口气。
“你后悔吗?”教堂外,王耀问。
“现在问这些有用吗。”亚瑟淡淡的回应,“我决定过的事情,从来没有后悔过。”
在白色的教堂,对着神,对着天,我会发誓,永远保护你,永远爱护你,为你佩戴上我一生只会亲手为爱人戴上的唯一的戒指。
单纯的,温柔的亲吻,映照在照相机的闪光下。这样的话,你是不是会只属于我?

两个人并没有回柯克兰本家的宅子,倒是去了一个郊区的小别墅。发生了这种事情亚瑟估计已经没法回去了吧。
“我的房间在哪里?”王耀放下行李。
“你的卧室和我的房间是联通的,中间只隔了一扇门,你睡那里就好,有什么事直接叫我就好。”亚瑟推开那扇关闭的房门后,王耀进了房间把行李放在床边,不料亚瑟拿起他的行李向卧室深处的门走去……
等……
等等!
王耀看着那扇门内的布局,一把拽住亚瑟的西装的领子:“你什么意思!”
这个房间外界沟通的地方,除了窗子,就只有这扇门,就是说他如果想出去就必须通过亚瑟柯克兰的卧室!这算什么!囚禁吗!
“你冷静点,这不是囚禁,只是为了保护你的人身安全。”亚瑟握住王耀的手。
好有道理!
王耀还是不想死心:“那就不能让我住外面吗!”
亚瑟把行李放在衣柜里:“这段时间我的应酬比较多,回来也一般会很晚,我会打扰到你休息的。”
天知道亚瑟多想和王耀睡在一个卧室!就算什么都不做只是单纯的拥抱着他睡觉也可以啊,但是他知道这只是他的妄想。
“亚瑟。”亚瑟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王耀叫住他。
“恩?”
“谢谢。”

————
三天后的庆功宴在王宫举行,从前线退回来的将士们褪去了军装,换上了黑色的衣服。皇室贵族,大家小姐都换上了华丽的西装庆祝他们的凯旋。亚瑟啄了一口酒,向来问候他的人颔首道谢。
“你还知道来。”红色头发的青年把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揉了揉,“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闭嘴,斯科特。”亚瑟还是微笑着,“不要说这些会惹毛我的话。”
“哼,无所谓喽,反正你的事情我又做不了主。”斯科特耸耸肩,“什么时候让我见见你的美人吗,小亚瑟。”
亚瑟冷笑:“我的爱人只有我看到就够了,不劳烦您费心了。”
“亚瑟。”金发的女士随手拿起旁边的酒杯,踩着高跟鞋走到亚瑟面前,她的到来打断了亚瑟和斯科特两个人接下来的交流。她抬头看了看一旁的斯科特,斯科特倒是也看得懂,把自己手中的酒杯放到桌子上便离开了。
金发的女人脸颊有些泛红,她伸出手,微笑着对亚瑟表示祝贺:“恭喜你亚瑟,这次的战争,真是辛苦你了。”
亚瑟礼仪的回应:“谢谢你的祝贺,依拉贝拉。”
依拉贝拉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她把垂下来的头发挽到脑后:“好久不见了,不知道上次我父亲说的那件事……”
“没过多久,才半年。”亚瑟打断了依拉贝拉的话,他猜的到这个女人接下来要说什么,无非就是他的父亲,这个国家的首席骑士想让自己的女儿嫁到柯克兰家,还偏偏选择了他吗。
婚约?鬼才在乎婚约。
依拉贝拉显得有些失望,但是她从来就不是会放弃的人:“今晚有空吗?可以一起去走走吗?”
亚瑟随手把自己的酒杯放下,对这个美丽的女人鞠了个躬:“抱歉,今晚可能不太方便,我的爱人还在家里等我回家。”
这像是戳到了依拉贝拉的痛处,她死死拽住想要离开的亚瑟:“亚瑟,我就比不上一个战败国的俘虏吗!”
“请注意您的用词,他是我的爱人,耀•柯克兰。”
爱人?!依拉贝拉冷笑,他凭什么成为亚瑟柯克兰的爱人,那个从偏僻国度来的战俘,他凭什么!依拉贝拉觉得刺耳,她爱了二十年的男人有了爱人,那个本应该死去的人!
“他本应该被送去囚牢的。”依拉贝拉的手逐渐握紧。
亚瑟微微一笑:“可是现在不会了。”
“好了好了。”两个人中间插入了一位金发男子,“没有礼仪的绅士不值得美丽的小姐费心,这样美丽的花朵可不是让你这么对待的。”
“好久不见,弗朗西斯。”亚瑟向后退了一步,此刻他很感激这个混蛋适时的出现给他解围。
弗朗西斯笑笑:“确实好久不见了,你的身材还是这么好。”
“你可以继续往下说如果不介意我下一秒抠出你的眼珠子。”亚瑟带有威胁意味的眼神射向弗朗西斯,而对方似乎并不在意。
弗朗西斯随手搭在亚瑟的肩上,对依拉贝拉说道:“今夜不介意由我与您一起度过吗,柯克兰已经有些醉了,恐怕参加不了一会的舞会了。”他给亚瑟使了一个眼色,亚瑟瞬间会意:“啊,是的,我这就离开了,失陪。”
亚瑟对两人鞠躬后便走出了宫殿,停车场距离这里并不算远,亚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讨厌这种应酬,但是又不得不参加这种应酬,好累,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他都感觉疲惫。
王耀呢,这个时间应该已经睡觉了吧。
这么想着,他的嘴角不由的勾了起来,想回到家,回到他身边。

如亚瑟所想,王耀确实已经睡了,他推开最里面的房门,轻手轻脚的坐在王耀的床边,他看着王耀的睡颜,满满的幸福感就从心中涌了出来,上次这么看着他还是他们是室友的时候,那个时候的王耀还没有现在这么强大,那个时候的他啊,在这个军校都算是相当瘦小的存在,因为这个他可是没少受欺负呢,不过这样的他是怎么统领着部队奋勇杀敌的呢?不过就算过了这么多年,这个人竟然还是娃娃脸,一点也没有长大的样子。明明和自己同岁,看起来却像比自己小很多的样子。这算什么啊,种族优势吗?
这么想着亚瑟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唔……”王耀动了动手臂,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亚瑟心提到了嗓子。天呐千万不要这个时候醒过来啊!
亚瑟如此祈祷着。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王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这位慌慌张张的绅士大人,视线交汇的一瞬间,王耀愣了神:“亚瑟?”
亚瑟尴尬的脸都红了,结结巴巴的就开始解释:“我,我,我什么都没干,我就是,就是想看看你这屋窗子有没有换关,我,我有点冷!”
“唉?”王耀揉了揉眼睛,支撑着床坐起来,老实说他还挺失望的,王耀睁开眼睛看到亚瑟的那和瞬间,他心脏跳动速度都加快了,他知道亚瑟傲娇,但是他还是想听听亚瑟会说他在关心他。
王耀扶额,他最近简直太矫情了!屁大点事都能脑内想这么多,他是不是生错了性别!
“我……我先睡觉去了,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干!”这位绅士大人逃一般的跑了出去,留王耀一个人在房间内愣神,反应过来的王耀忽然笑了,这算什么啊,这个笨蛋绅士。

FIN
终于在白色情人节赶出来了!
这是糖!
是糖!
糖!
不虐!

评论(7)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