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潮汐

眼里都是亚瑟柯克兰❤️

KTSZD!

企鹅:381151156
扩列随意w

严重cp洁癖不逆不拆

天雷金钱和绿帽子,请见谅

【朝耀】社会大哥考试和我对答案我却忘了他怎么办?

亲妈组的叶子生日快乐!贺文妥妥的送上啦!

——————

社会大哥考试和我对答案我却忘了他怎么办?

“你认识我?”王耀挑眉看着眼前这个金色头发的外国人。

“我啊?你不记得了?”这个风度翩翩的英国人推了推眼镜。

王耀想了想,搜遍他的记忆也不记得他有见过这么一号人啊!王耀挠了挠头:“我……真不记得。”也许准确的说是脸盲。

亚瑟似乎有些烦恼:“咱们高中是一个学校的啊,你应该对我有印象的,毕竟咱们高中只有我一个英国人啊。”

“我……我真没印象。”王耀有些崩溃,他的大学室友这是几个意思!

刚刚升入大学的他听说自己的室友是个外国人,他还兴奋了好久,这叫啥!这叫与国际接轨!虽然听说英国人一般会比较古板难以接触,但是王耀并不介意,古板的人要用真诚的心灵去融化!

怀着这种心情的王耀蹦蹦哒哒的来到了宿舍,刚一推开门,就看到一个金灿灿的头发在空中浮动,这大概就是他的国际友人吧,不得不说他的国际友人长的还挺帅,只看背影就绝对是个帅哥!

这样想着,王耀把行李往身旁一扔:“你好!我叫王耀!以后咱们就是室友了生活上多担待点!”

那人转过身,盯着他盯了一会,然后有些惊讶的回应着:“是你?!”

“啊?”还没来的及感叹这个室友果然是个帅哥,王耀就被对方这么一句话憋回去了。

之后就出现了最开始的一幕,这是他高中校友吗?他不记得啊!他那个小高中会有外国人吗他怎么不记得?他和时代脱轨了吗?

“是我啊,你真的忘了?”对方似乎有些穷追不舍的意思,“你还说过要和我做好哥们呢!”

“好,好哥们?”王耀彻底懵了,他王耀人缘是好了点,他承认确实好了一点点,但是他什么时候多了个外国友人当哥们他怎么不记得了!

“那好吧。”亚瑟叹了口气,“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亚瑟柯克兰,英国人。”

不得不说,亚瑟还是挺失望的,自己当初苦心孤诣的帮助过的人现在忘了他是谁?!要知道他亚瑟柯克兰当初能这么干都是奇迹了好吗!

不,他没有说当初的自己死板,只是缺乏经验。

“唉?亚瑟你吃饭了吗?”王耀把自己偌大的行李箱抬到床下,“没有的话一起去吃吧,我请客。”

亚瑟沉默了一下,他记得今天他内混蛋弟弟还要来找他一起吃来着……

“唉?你不饿吗?”

“我……”

“这样啊,那…不饿就算了,我自己一个人吃好了。”王耀托着脑袋,冲亚瑟摆了摆手,“晚上见,亚瑟。”

之后,王耀就留了亚瑟一个人在风中凌乱:等等我说过我不饿了吗!没有!我不饿就不能让你请我一顿了吗!说好的室友爱呢!室友爱呢!你刚刚笑了吧!绝对笑了吧!那一脸省钱了的表情是几个意思啊喂!!

大学,注定是个不平常的年代。

亚瑟柯克兰如此说道。

后续:
然而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

两年后,他们走到了一起,没错,他们恋爱了,然而当他们再次提起他们初次见面,不对,不是大学入学的那一天,这应该追溯到四年前。

“你是……那个男生?!”王耀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这运气,这缘分!

王耀似乎是想了起来,自己当年上高二的时候,有一次月考似乎是挨着一个金色头发的男生,他似乎还把对方当成非主流的不良少年来着!

那个时候,英语差到一比的他实在不想考试挂科,于是他凑了上去:“喂帅哥!”

亚瑟抬头:“干嘛?”

王耀咂舌:这人还真是自恋,叫他帅哥就抬头。

“帅哥你英语怎么样!”王耀没有忘记重点,贼兮兮的问着。

笑话!亚瑟内心都要笑出来了,这个人在问什么?哦对,问他英语怎么样。他可是英国人好吗?问一个英国人英语怎么样,这就和问一个顶级厨师说你会焖米饭吗一个道理。

见对方并没有回应他,王耀有些着急了,下场就是英语了他还什么都不会呢这可怎么办!而且这货不会是高冷的学霸吧!

“还行。”亚瑟双腿叠交在一起,一种造物主俯视众生的既视感。

“借我抄抄呗。”王耀眨巴着眼睛,可怜巴巴的盯着亚瑟,“我借你抄语文?历史?还是政治?我都还可以。”

亚瑟扶额,这场面!王耀像是小兽一样的期待着什么而这份期待就是来自亚瑟柯克兰。

亚瑟转起了笔,黑色的碳素笔在他的手中灵巧的运动着,亚瑟抬头看着天花板发呆,像是在想着些什么。

王耀就在原地等待,这是几个意思?借?还是不借?
“好啊。”这两个字就像是天使的声音,直击王耀的心脏,王耀激动的赶快握住亚瑟的手,拼命的摇晃着:“唔哇!!谢谢!谢谢!非常感谢!!好人一生平安!”

“呃,没,没事。”亚瑟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回应着。

“我叫王耀,以后咱们就是好哥们了啊!多多指教!”这都哪跟哪!?亚瑟翻了个白眼,我要你这个好哥们?我要你这个好哥们有什么用!!本大爷要你何用!

之后的过程,亚瑟再也不想回忆了,也许是亚瑟初来中国,不懂规矩,那种一边躲避监考老师,一边拼手速和眼力抄答案的感觉也是拼啊!明明只是抄答案,怎么感觉和地下工作者一样?或者说,怎么和背着监考老师偷情一样?!

不过也是这次,亚瑟开始留意这个男孩子,他记得有一次,他和死党弗朗西斯在酒吧喝酒的时候,他说:“你说他一个男生他留什么长发啊,我差点以为他是个女生,他第一次和我说话的时候吓我一跳,我还说怎么会有女生的声音这么man!”

“呦,觉得人家是女生然后痴汉的力量觉醒了?”弗朗西斯打趣着。

亚瑟白了他一眼:“给我滚,滚远点。”

弗朗西斯:“我倒是更好奇你知道他是男孩子之后是什么感觉。”

亚瑟:“能有什么感觉,就像我开始以为你是个少女,实际上是个变态。”

弗朗西斯:“我先声明,哥哥我不是变态。”

后来两个人的生活就再也没有过多的交集,考试他们也再也没有分到过一个考场。

半年后,亚瑟柯克兰转学了,转到一个私立学院,即便亚瑟还是记得这个黑色头发的人,他们也再没有见过面。

然而命运不会这么捉弄人,在亚瑟柯克兰顺利考上一个重点院校的时候,他又一次见到了他,他们还成了室友。

这大概就是命运的邂逅吧。

亚瑟这样想着,也许他和王耀的生命,就是注定要交织到一起,他们注定不是对方生命中的过客。

FIN

评论(5)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