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潮汐

眼里都是亚瑟柯克兰❤️

KTSZD!

企鹅:381151156
扩列随意w

严重cp洁癖不逆不拆

天雷金钱和绿帽子,请见谅

【乾坤正道】为自家队员操心到掉头发是种什么体验


·时间是在LA期间和巡演期间
·为吱吱兔操醉了心的储蓄卡*终于可以不用当队长结果开始放飞自我的吱吱兔
·6000·字的小甜饼,一发完结w
·巡演使我爆炸,坤坤太宠正正了


01
蔡徐坤觉得自己老了好几岁。
自从他们九个人出道,自己担任了队长的职位后,工作量成倍的往上飙,现在还是十九岁花季少年的队长兼center觉得自己每天都在长皱纹,每天都在以不可超越的速度向前奔驰。
如果说工作量上的问题在他每天工作中的比例可以占到百分之四十,那么处理熊孩子们的各种问题就能占到百分之六十。
蔡徐坤万万没想到,在这百分之六十中,原本看上去老实可靠的乐华队长朱正廷竟然能占到百分之五十的比重。

02
在蔡徐坤的印象中,朱正廷应该是可靠负责,可以有条不紊的处理大大小小各项事务,跳得了舞,翻得了跟头,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走路都能飘仙气,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大哥哥,毕竟能把乐华那六个孩子治的服服帖帖的上位圈肯定不是一般人。
然而随着组合出道,九个人来到美国集训后,朱正廷的形象在蔡徐坤脑子中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事后蔡徐坤真的很想对着镜子抽自己几巴掌,问问曾经的自己认人怎么能差别那么大。
当然,这也怪不得蔡徐坤,毕竟在节目中,他和朱正廷两个人只算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们一个是个人练习生,一个是乐华的队长,每天繁重的训练就已经压得他们喘不过气了,有闲暇时间想到的当然是要好好睡一觉休息一下。练习生之间虽然关系好,但是真正相互了解的透彻的除了原公司原组合中的那些练习生之外寥寥无几。
然而现在到了美国就不一样了。
由于宿舍有限,分配的时候,他们九个人分成四个宿舍,其中三间住两个人,一间住三个人,宿舍分为内外间,说是两个人住一个宿舍,但是说白了和一人一个宿舍也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共用一个卫生间,共用一个客厅,共用一扇门而已。因为朱正廷是乐华队长,初入茅庐没什么经验的蔡徐坤果断选择和朱正廷一个宿舍,在日常的相处中学习如何当好一个队长。
可是蔡徐坤万万没想到,一个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温柔可靠地人,事实上竟然像个孩子一样,为他操起心来头发可能得一大把一大把的掉,他头发多的设定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成为过去式了。
几年之后,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蔡徐坤在某次采访中对记者说道:“那个时候我差点以为我才是二十二岁的,他是十九岁的。”

03
分过宿舍之后,队员们晃晃悠悠的开始收拾行李,蔡徐坤选择了外间,朱正廷选择了内间。这一趟带的行李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把面膜化妆品和随身衣物整理好之后,两个人也都觉得有点累朱正廷靠在桌子上,蔡徐坤则是更加干脆的穿着衣服就躺倒在了床上。
“也不知道丞丞他们收拾完了没有。”朱正廷看了看手表,距离晚餐的时间还早,但是肚子已经有一点饿了。
不愧是乐华的好队长,自己忙了半天还能为自己的队友考虑!蔡徐坤为朱正廷点了个赞,心里偷偷把这当做未来的实践项目之一,他随手拨了拨头发,开口问道:“正廷要去帮他们吗?”
“孩子嘛。”朱正廷笑了笑,“是时候该学会独立了。”
不愧是乐华的好队长,明明担心着自己的小队员,却为了小队员们可以自立自强,学着长大,忍痛让 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自己收拾行李处理内务。蔡徐坤在心里默默歌颂了一下他,再次把这一点列入了时间计划表。“说的也是。”蔡徐坤点点头表示认同,“他们还那么小,早点学习着怎么照顾好自己也是一件好事。”
“所以说。”朱正廷翻出自己的睡衣,悠闲地走进浴室,“这个时候应该舒舒服服的去泡个澡,放松一下。”
蔡徐坤觉得对方说的非常有道理:“那你先去,你完了之后我再去。”
这个时候的蔡徐坤还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几周要经历什么,他也不知道现在他眼中高大伟岸的朱正廷将会给他带来多大的惊喜。
收拾了大半天行李的蔡徐坤躺在床上正打算在等待的时间闭目养神,可还没过多久,一声巨大的闷响伴随着朱正廷的惨叫声在浴室传了出来,这可把蔡徐坤吓着了,他心里咯噔一下,随后“噌”的一下蹦了起来,快步走到浴室门口,拉住浴室门把手,一边喊一边拍门:“你出什么事了??”
里面没人应答,这可把他急坏了,身为队长,当然要保证队员的安全,他可不想第二天登上头版头条的原因是集训期间队员出了事故。天地良心,明明是刚入春的季节,可是他因为那一声惨叫紧张的汗都要流下来了,他握着门把手的手紧了紧,想着对方要是再不吱声他就冲进去看看对方到底出了什么事了,反正大家都是男人,进个浴室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
“没,没事,就,就地太太太太太滑了,s…摔了一跤而已。”浴室里传来幽幽地声音。
“.……”伟大的NPC现任队长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很想说你那能叫没事吗,那一声听得我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呢,你这摔了之后说话都结巴了还口口声声说“摔了一跤而已。”而且浴室里不是有防滑垫吗,你为什么会摔啊。
千言万语堵在喉咙里想要喷薄而出,最终,蔡徐坤叹了口气:“你小心点啊。”

04
蔡徐坤以为在浴室里摔一跤是一场意外,当然那也确实是意外,只不过这次意外之后,他发现,朱正廷真的很孩子气也真的很傻白甜啊!原本他心中那个高大伟岸的小队长的人设崩塌了啊!
一天晚上,蔡徐坤回到宿舍,发现房间里灯火通明,窗帘被拉的紧紧地。他疑惑,人走灯灭是他从小就知道的,并且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让他不可能忘了随手关灯,注重开窗通风的他更不可能在房间没人的时候把窗帘拉的这么紧。
“正廷?”他不确定的叫了一声,以往他从外面回来,朱正廷不管在做什么都会和他打招呼。
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响动,还有衣服与被子摩擦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半晌,从内间传来了一声像是撒娇一样却有点闷闷的声音:“你回来啦…”
“你怎么了?”蔡徐坤换了鞋,走进内间,床上鼓起来的一大坨球形生物吸引了他的注意,浅蓝色的被子四周被压得严严实实,里面的人把自己裹成了一团,缩在里面带着被子一起瑟瑟发抖。
被子里的生物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迟疑了一下后从一边扒开一条小缝,透过小缝警惕的看向外面,他的视线慢慢上移,从那双修长的腿一直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忽然,他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扯开被子,光着脚跑下了地,直接扑进了蔡徐坤怀里,双手紧紧环住了他的脖子。
美人入怀。
当时蔡徐坤脑子懵了一下,条件反射性的想到了这个词。
“好可怕啊坤坤!”朱正廷的声音闷闷的带着明显的鼻音,好像下一秒就能马上哭出来一样。
“怎么了?”蔡徐坤拍了拍朱正廷的背,他不是第一次抱朱正廷,但是从来没有这么突然过,对方像一只兔子一样扑了上来,虽然说对方的力气确实不小,猛地扑过来差点把他扑地上,他明显感觉到自己腰上疼了一下,但是当朱正廷带着鼻音,可怜巴巴的说叫他的名字的时候,蔡徐坤却感觉像是有一只小猫在用头蹭他的手心一样,心里的某个小角落突然之间就软了一下。
“我刚刚随手翻平板…然后突然跳出来一个视频,我就点开了,结果是恐怖片!”朱正廷不由得抖了一下,天知地知,范丞丞黄明昊知朱正廷知,他可是最怕恐怖片了,每次看完了都得好几天想着它,日日夜夜想着它。朱正廷把头埋在蔡徐坤肩头:“然后我就去找了黄明昊和丞丞,结果他俩都不在!和他们一个宿舍的尤长靖也不在!”
真可怜。
蔡徐坤心里默默想着。
但是好可爱。
“没事没事,不怕啊,都是假的啊。”蔡徐坤抬手摸了摸朱正廷的头发,结果意外的发现他的头发竟然这么软,像是小兔子的绒毛一样,又软又滑。身为大厂食物链顶端的男人,一个暴力仙子的名号能吓得多少人瑟瑟发抖,在大厂里,几乎没人碰过朱正廷的头发。蔡徐坤还记得有一次表演前,范丞丞不小心碰到了朱正廷的头发,差点毁了那一头帅气的发型,当时朱正廷一手抓着范丞丞的衣服把他拎过来,另一只手直接打了上去,他现在还记得当时范丞丞的惨叫,当然他觉得百分之六十的成分是范丞丞装出来的。
“唔…”朱正廷可能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丢人,他哼哼唧唧了两声之后松开了死死环着对方的手,他用食指蹭了蹭自己的鼻子尖,垂眼看着自己的脚尖,喉咙里发出着意味不明的声音,像是小动物在撒娇,又像是想得到糖果又不好意思向父母开口的孩子一样。
蔡徐坤忍住了想继续摸一把对方的头发的冲动,开口问道:“怎么了?还在害怕?”
“嗯……”朱正廷的手指搅在一起,不安的拉着自己的袖口,半晌,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缓缓开口道,“那个…你方便今晚…今晚陪我一晚吗…”
“啊?”蔡徐坤楞了一下,脑子没反应过来。
“我说…我今晚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睡,我害怕。”
可以,当然可以。
这个残酷而又美丽的世界啊,果然萌才是正义,蔡徐坤如此说道,天知道对方眼圈红红地,一脸不安的样子有多可爱。

05
从那天开始,蔡徐坤更多的开始注意朱正廷,如果说曾经他们是亲密无间的朋友,那么从那天之后,蔡徐坤越来越发现了朱正廷身上不一样的东西。那种感觉就像是干涸沙漠中的一汪清泉,清新而纯粹,像是一只初经人事的小鹿一样,横冲直撞充满了活力。那双眼睛里像是可以容纳万千星辰一般干净而明亮。
一言以蔽之,虽然傻白甜,但是太可爱了。
虽说如此,但是这也不能排除蔡徐坤在这段时间里是操碎了心,不仅仅要操心队员们的训练进度和之后一段时间的行程和通告安排,还要操心范丞丞是不是又长胖了,尤长靖是不是又去吃东西了,王琳凯是不是半夜又蹦迪了等等等等。
当然,最不让他省心的还是和自己同一个宿舍的朱正廷,前段时间朱正廷踩空了从楼梯上摔下去膝盖磕青了一大片,再前一段时间又因为饿了之后偷偷去吃糖弄得牙疼了好几天,再再前一段时间又因为衣服没整理好,结果关门的时候不小心让门夹住了衣角,惯性的磕在了门框上,又比如说在游乐场到处跑结果跑丢了还要自己满场找人。
这还是那个大厂食物链顶端的男人吗,这还是那个把乐华几个小屁孩训得服服帖帖的男人吗,这还是那个可以笑着处理所有事情的男人吗?
蔡徐坤抓了抓头发,感叹理想和现实总是有着不小的差距,不过他也很庆幸,这个时候的朱正廷大概是最纯粹的朱正廷,可以把自己最简单的一面毫无保留的展现给最亲近的人,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蔡徐坤不知道对方还会不会想现在一样傻的可爱,可是现在的蔡徐坤,由心底里生出了一种保护欲,想把这个单纯的小兔子护在怀里,替他遮挡住一切风吹雨打。
呵,男人。
蔡徐坤在心里默默鄙视自己。

06
集训的日子说快也快,说慢也慢,每个人心中的目标更加明确,训练的日子每天也都非常充实。
当他们再次踏上祖国的大地的时候,他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了不一样的感觉,那一瞬间,他们觉得自己心智更加成熟了,用朱正廷曾经说过的一句话,那大概就是,我们已经不是曾经可爱又稚嫩的我们了。
当然,还没等他们感叹完,蔡徐坤就想扶额,甚至想干脆把朱正廷抱起来走。
“你当小心台阶那四个大字是装饰吗?”蔡徐坤一把扶住了差点脸朝下与大地,不,应该是与楼梯亲密接触的朱正廷的胳膊,“又不知道看路是不是?”
“啊啊啊啊我又不是故意的!”朱正廷赶紧把手臂从蔡徐坤手中抽出来,“你就当做没看到不行吗!”
这撒娇的语气有点可爱。
但是蔡徐坤还是觉得自己应该纠正朱正廷这种不看路的走路方式,这也就是在机场,也就是自己在身边,万一哪天旁边没了他,万一是什么重要的场合,这一下摔在地上,肯定得变成脸着地下凡的仙子啊,虽然仙子就算脸着地下的凡也照样好看,但是蔡徐坤是不会允许对方再这么马马虎虎的:“我是装作没看到。”他用余光瞟了一眼反射着太阳光的长焦镜头:“可你的粉丝们就不一定了。”
“好啦,我知道啦…”朱正廷小声嘟囔着,“我下次肯定会注意的。”
“你上次摔下楼梯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结果?
结果换来了朱正廷的花样打卡。
蔡徐坤揉着自己被打了一巴掌的胳膊,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疼黄明昊和范丞丞。

07
“你的腰怎么了?”
五月五日巡演结束,所有人都疲惫不堪,蔡徐坤被公司里的人叫出去说事情,朱正廷便一个人回到了酒店,由于在LA他们两个就一个宿舍,所以到上海分配房间的时候,他们理所当然的住在了一起。结果刚从外面回来的蔡徐坤,就被扑面而来的膏药味熏得眼前一黑。
“可能是扭到了。”朱正廷把撕下来的膏药包装扔进了垃圾桶,闻到自己手上浓重的味道之后不由得皱了皱眉,“好难闻。”
“扭到了?”蔡徐坤皱眉,“你趴下我帮你揉揉。”
“会不会味道太大了?”朱正廷乖乖趴在床上,扭头看了一眼去浴室洗手的蔡徐坤。
蔡徐坤把手擦干净,脱了鞋半跪在了床上:“还好吧。”虽然味道很大,但是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他回忆着自己曾经看过的教程,双手放在对方的腰上轻轻按揉。不得不说,朱正廷的皮肤手感还是不错的,摸上去就知道是经过训练得到的有力又精炼的感觉,即便如此,手感却并不觉得粗糙,然而是滑滑的,Q弹。蔡徐坤转脸就被自己的形容词逗笑了,他赶紧控制住自己的笑意,在朱正廷询问之前率先开了口:“你明天注意一点吧,别做难度太大的动作了。”
“还好吧。”朱正廷想了想,“也没什么高难度的动作,今天可能是没太注意,所以弄得有点疼了。”
“得了吧,你还想不想继续跳舞了。”蔡徐坤突然加重了手上的力度,惹得朱正廷“嗷”的叫了一声,“明天空翻就别翻了,呼啦圈也别转了。”
“我没有那么娇气啦。”朱正廷下巴枕在手臂上,“我不转谁转啊,我可不觉得丞丞能转的起来呼啦圈。”
亲爱的,你是不是对范丞丞有什么误解。
“好点了吗?”蔡徐坤叹了口气,把注意力集中到按摩上,他对自己的技术还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自信,虽然说他所谓的技术自信只是停留在理论方面,从未在真人身上实践过,但是作为学什么都快的蔡徐坤,还是很想听到对方对自己的肯定的。
“好多啦,谢谢坤坤。”小兔子软趴趴的说着,末了还回过头对他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啊,是心肌梗塞的感觉,呸,错了,是心跳变慢的感觉。
“不管怎么说,明天你还是不要翻了。”蔡徐坤轻咳了一声,移开了视线,“相比起演出,你还是要管理好自己的身体。”
“看情况吧。”朱正廷的眼神暗了暗,“如果我撑得住,我还是希望给观众们展现一个最好的舞台。”

08
最后蔡徐坤还是劝住了朱正廷,避免了空翻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但是他劝住了空翻,却没劝住对方继续转呼啦圈。
“吃糖?”蔡徐坤在舞台上握住麦。
朱正廷赶紧摇头,随后扭了扭身子。蔡徐坤有点无奈,都告诉他别转呼啦圈了,结果这个人还是执意要转,明明把这事情推给他就好了啊,明明腰不舒服却还要逞强,虽然对方像是在撒娇的样子有点可爱,但是他这也太倔了点吧。
没办法,既然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多少什么,只好把转呼啦圈这项任务再次交给了朱正廷,并且一再叮嘱他:“没有完成任务没关系,不要勉强。”结果朱正廷回了他一句:“坤坤我发现你当了队长之后话多了哎。”
还是不是因为关心你的腰!!
蔡徐坤很想抓着朱正廷对他大声喊出这句话,然而现在还在舞台上,坤坤不能这么干。

09
六号的巡演进行的还算顺利,虽然转个呼啦圈再次把朱正廷的腰转疼了,但好在去医院检查之后说,医生说没有太大问题,休息几天就好了。蔡徐坤这才放心下来,他看着在车里和弟弟们打闹的朱正廷,一瞬间竟然有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他忽然想起了他第一次见到朱正廷的时候,那个时候,对方在舞台上跳了一支舞,如果问他感觉,那大概可以用惊艳来形容,那个时候,他真的觉得对方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子一样,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虽然到现在,他对朱正廷的印象打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也依然觉得朱正廷很好,特别特别好。
“那你到底是喜欢一开始那个小仙子还是喜欢现在这个小兔子?”
蔡徐坤记得不久之前,好兄弟王子异这么问过他,他当时毫不犹豫的告诉王子异:“我都喜欢,不管是舞台上那个闪耀的他,还是私底下那个有点马虎还不让人省心的他。”

10
……
虽然这么说,但是蔡徐坤还是觉得自己为他操心得在不停掉头发。

FIN

评论(10)

热度(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