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潮汐

眼里都是亚瑟柯克兰❤️

KTSZD!

企鹅:381151156
扩列随意w

严重cp洁癖不逆不拆

天雷金钱和绿帽子,请见谅

【朝耀】First marriage love(17)

<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http://381151156.lofter.com/post/1d10f6fd_d7c56c6" >01走这里</a>


•先婚后爱,ABO设定
•自由撰稿人亚瑟×大学历史系老师耀
•上次更新是在去年……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篇文……



17
王耀承认自己并不是一个勇于面对问题并且积极去解决问题的人,能缩起来的把问题甩出去时候他是绝对不会凭着一股猛劲勇往直前,或许是Omega被人保护的天性作祟,也可能是王耀从母胎里带出来的性格使然,在这个婚姻的危机和关键时刻,他再次选择缩了回去,在他发情期渡过后的第一天,便一头扎进了办公室,专心致志研究他的课题。
和他熟悉的导师们震惊的看着这个突然奋发向上的年轻人,明明前段时间那个魂不守舍错误百出的王老师此刻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比之前还要努力数倍的工作,在他的身上,老老小小的教师们竟然看到了一种一心为学生奉献的使命感。然而只有王耀知道自己是在转移注意力,在用排得满满的工作填充自己空闲的时间。性情敏感细心的伊丽莎白看着废寝忘食的王耀,心里也能推理个大概,她是情商很高的女性,这种时候她知道王耀需要的不是来谈心的人,而是要靠自己撞出束缚着他的胡同。
这样努力工作的状况持续了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王耀也把之前那段时间所落下的课题进度赶上去,不仅如此还超额完成了许多,把未来一周的教学计划都弄了出来,他把乱七八糟的教案仔仔细细整理归类,全部弄完之后才发现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王耀伸了个懒腰,拉伸了一下因为久坐而有些僵硬的脊背,翻出手机,照例给他的丈夫发了一条消息:“今晚我学校里有些事情要忙,就不回去了,你随便弄点东西吃。”
“又不回来了?”对面秒回了一条信息。
“嗯,住在学校的教师公寓。”
看着上面的黑色的文字,王耀心里有些不安,他这一周七天的时间里有五天都是在他没有结婚前省吃俭用买下的那间房子里度过的,给亚瑟的消息都是说自己在学校有多么多么的忙,有多少工作要处理,之前亚瑟从来没有干涉过他去哪里,他的工作需要干什么,给了他很大的自由,今天这样的回复还是第一次。可能是Omega生性敏感,对一些细节都会格外的关注,受到回复之后他的心里总有种淡淡的愧疚和不安。他很清楚自己在逃避亚瑟,逃避这个突然出现在他的生命中的alpha。按理说亚瑟并没有做错什么,就算是在他发情期中那次碰触,也确实实际的帮他解决了发情带来的困扰。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问题,还是因为他自己对这段感情本来就抱有怀疑。
王耀叹了口气,回到自己的公寓后,便把冰箱里的剩菜拿出来,又拿出一袋牛奶放在小锅里加热。坐在餐桌上正准备吃饭,便听到一阵敲门声。
这个时候竟然有人来敲他的房门?
王耀放下碗筷,快步走到门口开门,门外站着一个他意料之外的人,对方穿了一件棕色的薄风衣,里面套了一件衬衫,面色凝重的站在那里,王耀握着门把手的手不由得缩紧,看着亚瑟的眼神有些躲闪,亚瑟没有说话,他同样也没有说话,两个人面面相觑,气氛忽然变得尴尬起来,夜间微凉的风透过门缝吹了进来,只穿着家居服的王耀被冻得有些发抖,握着把手的手指也变得有些僵硬。半晌,亚瑟打破了沉默:“你在躲着我吗?”
王耀没想到对方这么直接,一点回旋都没有,让他装傻都没地方装,他微微垂下视线:“没有。”
“我做错什么了吗?”
“没有…”王耀向后退了几步,让开了一条道路,“外面挺冷的,你先进来吧。”
“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亚瑟并没有动身进房间,他尽量压制着有些发抖的声音,他不是没有感觉到王耀近期的冷淡与疏远,他原本以为是对方在工作上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秉承着一开始的约法三章以及不给王耀添麻烦的态度,他不去干涉,但是当他发现对方在躲避自己的时候,alpha的本能和他对王耀的感情让他不知所措。
“我以为你工作太忙了,想着去你的学校,接你回家,顺便带你散散心。”亚瑟说,“你发来信息的时候,我就已经等在学校外面了。”我刚准备回家,就看到你从校门口出来,一点也不像有很多事需要忙的样子。亚瑟把后半段话硬生生吞下,只是静静地看着王耀。
“亚瑟。”王耀说不出此刻的自己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他心里有很多话想要和这个人谈,但是千言万语堆积在口边,却不知怎么的变成了一句:“你有没有想过要和我离婚。”
亚瑟整个人一怔,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他在这几天想过很多王耀躲避它的原因,却独独没有想过要和王耀离婚,结婚和谈恋爱的意义是不同的,结婚不能单单有爱,还多了一份责任,他用心守护着这段婚姻,而对方竟然说要和他离婚?亚瑟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说。”王耀重复,“你要不要和我离婚。”
“开什么玩笑。”亚瑟脱口而出。
“我们本来就算包办婚姻,算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想要离婚的话,我们随时可以离婚。”王耀语气淡淡的,让人听不出半点波澜,仿佛自己不是当事人,而是一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现在的法律没有以前那么严格,曾经那些对Omega的保护政策现在已经废除了大半,更何况我们也没有标记,没有什么可以担忧的。”
“你有喜欢的人了?”
王耀的嘴唇微微珉起:“没有。”
“那为什么?”
“你没做错什么,亚瑟,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你可以随心所欲的去追求。”王耀依旧平淡的说着,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要说这些,一开始他并没有想要和亚瑟离婚的打算,但是今天这个人突然之间出现在他的面前,告诉自己,他一直在关心着你,一直在想着你,心理记挂着你。莫名其妙的愧疚感在心中升起,或许是自己强行闯进了对方的人生,是对方不得不多了一分责任,亚瑟对自己很好,然而越是这样他就对自己越发怀疑,王耀觉得自己根本就不爱亚瑟,两个才相处了这么短时间的人,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相爱。
一股无名的火气冒了出来,亚瑟紧握着双手,血液直直冲向头脑,心跳忽然变得又重又快,他不知道自己这股火气到底是源自哪里,但此刻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好好教训一下这个Omega,让他知道有些话不可以乱说,有些事情不可以乱做。他握住王耀的手腕粗暴的把对方推进房间里,甩上房门后把对方压在门板上,墙壁发出“轰隆”一声,跟随着门板微微颤抖着。亚瑟压下身子,一手撑在门上,另一只手握住对方的手腕,膝盖挤进对方双腿之间,把他整个人钉在了门板上,想逃都无法逃。那双绿色的眼睛微微眯起,像是随时准备咬断嘴边猎物的脖子的狼。王耀本能的想要后退,然而眼前的alpha和身后的门阻断了他的念头,亚瑟身上散发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空气中逐渐弥漫开来的带有强烈侵略气息的信息素让王耀双腿发软,性别的本能在这样的威压下慢慢觉醒。这是王耀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亚瑟,在他的印象中,亚瑟一直都是那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笑的时候温柔又温暖,失落的时候靠着沙发瘫在角落,吃到好吃的食物会眼睛发亮,困的时候乖乖的躺在床上像猫一样。但是没有什么时候,像是这样,充满着侵略性和占有欲,像是守护着自己的领地的狼王一般。
“所以说,你是因为没有标记所以想着离婚?”
压得略低的声音从耳边响起,王耀打了个激灵,伸出没有被钳制的手想要推开对方,但是亚瑟并没有把这无足轻重的挣扎放在眼里,论力气,他知道王耀是绝对比不过他,这点小挣扎当成情趣,亚瑟也乐意为之,他低下头,嘴唇贴在王耀颈部的皮肤上,又顺着颈部的线条移动到肩膀,隔着皮肤轻嗅着对方腺体上散发出的柠檬香,受到蛊惑的Omega信息素跟随着alpha的信息素慢慢扩散,不一会便充斥了这个原本就不算大的公寓。王耀微微发抖,他不是傻子,他知道亚瑟接下来会做什么,也知道自己绝对会对对方的信息素产生回应:“停下…”
亚瑟毫不犹豫的咬破对方的腺体,血腥的味道混合着柠檬味的信息素充斥着亚瑟的口腔,刺激着alpha的神经,未干涸的血液顺着王耀的蝴蝶骨浸染了柔软宽松的家居服,王耀不住的发抖,肩膀上的疼痛让他险些叫出声,被握住不能动弹的手紧紧握拳,对方的信息素逐渐与他的信息素融合,陌生的感觉让他恐惧万分。
亚瑟舔舐干净残留的血液,抬头与王耀交换了一个吻后才放开他。
王耀脑子里一片空白,半晌意识才开始回笼,肩膀上的痛感让他心慌,虽然只是一个临时标记,最多只能维持一个月,但是他知道一切已经不一样了。
“王耀…”亚瑟话还没说完,脸上便传来了火辣辣的痛感,清脆的把掌声把房间内仅有的暧昧气氛洗刷殆尽。
王耀竭力压制着自己急促的呼吸,喉咙发紧什么也说不出来,亚瑟偏垂着头,站在原地抿着嘴唇一动不动。
双方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这一个晚上似乎要把曾经点到为止的关系全部撕裂,双方像是没长大的孩子一样任性妄为,闹得这么一个无法收场的结尾。王耀深呼吸了一口:“滚…”
亚瑟微微抬眼,看着王耀,一时之间竟然很想嘲笑一番刚刚头脑发热的自己,他不想把这一切归咎于本能,他想告诉王耀,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想要标记他,不是想标记,而是想要标记王耀这个人。
巨大的关门声让亚瑟打了个哆嗦,那扇门在他的面前关紧,高大的门忽然让亚瑟觉得压抑,户外的风变得刺骨,呼啸着的风冲击着他的耳膜,夜晚的温度让亚瑟觉得全身发冷。现在追究谁对谁错毫无意义,亚瑟觉得鼻子发酸,眼睛热热的,心脏上像是压着一块石头一样难受不已。
“对不起。”亚瑟动动嘴唇,发紧的喉咙几乎发不出完整的声音,他靠着那扇门,抬头看着楼道上挂着的声控灯,微黄的灯光晕成了一个圆形的光斑,在他的眼前逐渐变得模糊。
如果说今天打破了原本平淡的生活,那么谁知道,这到底是开始,还是结束。

——
亚瑟好感度:95%
耀耀好感度:20%

评论(29)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