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潮汐

眼里都是亚瑟柯克兰❤️

KTSZD!

企鹅:381151156
扩列随意w

【朝耀】伪装者(末日向01-03)

•背景来自DNF血之诅咒,狄瑞吉,奥兹玛,米歇尔那点爱恨情仇
•DNF九周年快乐!月蚀魔皇天下第一!
•一个并不怎么像末日的末日


01
诺斯玛尔的环境可以算得上是恶劣。空气中弥漫着腐尸和血腥的味道,路上到处都是垃圾,一具具尸体以各种奇奇怪怪的形状倒在路边,散发着恶臭味,那味道即便是苍蝇也不想靠近,偶尔有身体已经将近腐烂的动物逃窜过街道。这个繁荣富饶的小镇在短短几个月就变得破败不堪。

金发碧眼的男人向下拉了拉戴在头上的连衣帽的帽兜,一身白衣在这种环境里显得格格不入,他目光平视着前方,无视掉周围一切惨烈的景象,径直向前走去。

“救…救……”男人忽然听到了呼救声,那明显是受到过度惊吓而艰难发出的声音。几乎没有犹豫,男人抽出别在腰带上的银色匕首和一把手枪,快速向声音的发源地跑去。
男人还没跑到拐角,就被迎面冲过来的穿着白大褂地黑发年轻人撞了个满怀,好在男人扶住了他,自己也扶住了墙,才没有被撞到在这里肮脏的地面上。
年轻人瘫着一张脸,拉住男人的袖子,生硬地开口:“救我。”
救你?男人——亚瑟•柯克兰简直要想打他了,这是求人的态度吗,如果他想,他可以随时扔下这个年轻人不管,任年轻人变成他身后紧跟着的怪物一样。
“救我。”年轻人——王耀又重复了一遍,握住亚瑟袖子的手收地更紧,身后摇摇晃晃向他们走来的身体腐烂的“人”距离他们更近,最前面的伸手要抓住王耀,也许是对危险的预知,王耀本能的抱住了亚瑟的手臂,而亚瑟也举起手枪,对准那“人”的脑袋开了枪,散发着恶臭的血液崩散开来,亚瑟把王耀拉到身后,防止血液溅到王耀的衣服上。其他“人”听到枪声愣了一下,随后蜂蛹着向亚瑟扑过来,亚瑟索性把匕首扔给王耀:“拿着保护好自己,别给我拖后腿。”他抽出另一把手枪对这些“人”快速射击,迎面倒下一堆堆的尸体堆积起来几乎形成了小山,“人”还在不断前进,亚瑟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小型机关枪,对着“人”群不断扫射,直到机关枪中的子弹耗尽,他扔下机关枪,转身撤退。
看到亚瑟撤离,王耀也跟着亚瑟开始跑,身后的“人”被尸体阻拦了去路,正要摇摇晃晃想要从尸堆里过到他们这边,本来就不快的行动速度变得又慢了几分。亚瑟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自己,一猜就知道是那个孤身在这里的不怕死的黑头发的男人,他可不想给自己增加累赘:“你别跟着我!”
王耀抿着嘴,不知道用了哪里来的速度,加快脚步再次拉住亚瑟的衣服:“你不能走。”
“为什么!”即便是身后拖着一个成年人,亚瑟的脚步并没有减慢太多,也并没有觉得吃力。
“你要送我回去。”
听到这理所当然的语气,亚瑟只觉得胸口发闷,他回头并没有看到有其他的“人”跟上来,索性拐进了一个相对偏僻的巷子,把挂在他身后的王耀拽到面前,按在满是血污的墙上,王耀白色的衣服瞬间蹭上了血迹:“那好啊,那你倒是说说,你要我送你到哪里?送你到那群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长的像‘人’的东西那里?”
王耀直视着亚瑟的眼睛,鎏金色的眼睛与亚瑟的绿眼睛对视:“比尔马克帝国试炼场。”
听到这个名字,亚瑟不由地皱了下眉:“这是哪里?”
“比尔马克帝国试炼场,在艾尔文防线东侧,你要送我去艾尔文防线。”王耀解释着。
艾尔文防线,位于贝尔玛尔公国首都以东地区。在很久以前,这个地方是一个富裕的小镇,也是为贝尔玛尔公国阻挡外来侵略的一个重要防线,但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艾尔文防线东部地区的森林——洛兰多出了很多下等生物哥布林,正是这些哥布林,来到村子里烧杀抢掠,严重影响了艾尔文防线的居民生活,可是公国似乎并没有想要来清理这些哥布林的意思,这倒是让当地的居民更加心惊胆战。
亚瑟曾经来过这里,而且不止一次,他的很多武器就是艾尔文防线的一位铁匠为他定做的,包括他现在手中的两把枪和一把匕首。他知道艾尔文防线,也知道洛兰,也唯独没有听说过这里还有一个叫做“比尔马克帝国试炼场”的地方。“你知道艾尔文防线距离诺斯玛尔有多远吗……喂,你不会是在骗我吧。”亚瑟皱眉,“如果你是想骗我,然后让我带你回去,我劝你还是省省吧。”
“我说的是真的。”王耀的语气依旧平静,脸上依旧没有表情,“不信你可以去问贝尔玛尔公国的元老们。”
“哈,他们那些大人物会有时间来见我?”亚瑟沉下脸,“趁我没有把你扔出去,让你变得和那些怪物一样之前,赶快离开。”
“你要送我回去,这是你的义务。”王耀抬手拉住亚瑟的衣领,“从你帮我开始,你就有义务对我负责到底。”
“做梦吧,我没时间和你玩这种幼稚的负责游戏。”
“你丢下我就是和贝尔玛尔公国作对。”
“神经病啊你!”亚瑟转身要离开,却因为王耀的一句话停下了脚步:“你的枪,用的不是子弹吧。”
亚瑟的手反射性地摸上枪,那两把黑色的,还带着温热的手枪正安静地挂在他的腰间的枪带上,而他的匕首却不翼而飞,亚瑟回头直视王耀的眼睛:“把匕首给我。”
“这把匕首也不是普通的匕首吧。”王耀把藏在刚刚衣服里匕首拿了出来,抚摸着上面的纹路。匕首散发着热度,即便只是轻触表面也可以感觉到匕首内部存在着的惊人力量。
亚瑟举起了枪,对准王耀的额头:“你什么意思。”
王耀不为所动,把匕首放在手里端详了一会:“这是用泰拉石制作的匕首,你的双枪也是以泰拉石为能量供应的来源。”
这是一个肯定句,王耀非常肯定地说出了亚瑟武器的秘密。泰拉石,是一种神秘的矿产,稀少珍贵,不仅开采困难,而且非常不容易操控,整个大陆唯一一个泰拉石开采基地每年开采出,并且可以实用的精炼泰拉石不超过五个,即便是贝尔玛尔公国,泰拉石都是只有军事国防或者需要大量耗能的科学研究核心机构才可以总有,而像眼前的这个人,看上去并不像是公国内部的核心人员,而他却拥有两把以泰拉石为能源的手枪和一把泰拉石制作的匕首,绝对不正常。
亚瑟皱紧了眉头,他的手指附上扳机:“我劝你不要乱说话。”
“比尔马克帝国试炼场的能源供应也是依靠这种矿石,我见过,所以我没有乱说话。”王耀把匕首挂在亚瑟的刀鞘里,抬眼直视亚瑟的眼睛,“你是谁,你从哪里得到的泰拉石,又是谁帮你打造的泰拉石武器。”
“……”亚瑟抿着嘴,看着王耀的表情颇为不善。
“所以,带我回去。”
“你威胁我?”亚瑟用枪顶了顶王耀的额头。
“对。”
太过直白的承认了自己的想法,让亚瑟有些气短,最后竟然有些无奈地笑出了声,这可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耿直的人,可比他之前遇到过的耿直的多。他收回枪,放在自己的腰际:“我不会保证你的安全,死了别怪我。”
王耀终于舍得让自己的表情发生了点变化,他勾了勾嘴角:“王耀。”
亚瑟略带嫌弃地转过身:“亚瑟•柯克兰。”

02
天色已经渐渐黑下去了,而越到夜晚,那些“人”就显得越活跃,亚瑟举枪清理了一路,终于为他们清理出了可以让他们通行的道路,尸体散发出的恶臭让他们觉得一阵作呕。
两人七拐八拐终于拐到到了一个可以供他们休息的,没有那些感染了奇怪瘟疫的变异了的“人”的地方。这是一个白色的教堂,四周还算得上干净,为了保险起见,他们在进入教堂之前,先由亚瑟去周围作势了一圈。亚瑟和王耀进入教堂,关上已经显得老旧的大门,顺便用东西抵住门口,做完了全部的工作,两个人都显得放松了许多。亚瑟拿出半路收集的没有沾染过瘟疫的食物,扔给王耀,自己则是坐在长椅上抵住额头闭目养神。
王耀接过食物,小口小口地咬着,在这个宛如人间地狱一般的诺斯玛尔,似乎吃到这种没有经过瘟疫污染的食物都算是奢求。他看了亚瑟一眼,犹豫了一下后把自己的食物递给了亚瑟。
亚瑟眼都没有睁开:“我不要。”
“你一天没吃东西了。”王耀靠近亚瑟,坐在他身旁,“给你,我吃饱了。”
“别骗人了,这东西给你一个人吃都不够。”亚瑟依旧没有睁眼。
“一人一半吧。”王耀把食物靠近亚瑟的嘴,后者却摇了摇头:“我没关系,即便是什么都不吃我也可以撑几天,而你,太弱了。”
听到亚瑟这么说,王耀也并不反驳,依旧固执地把食物递给亚瑟。双方僵持了一会后,亚瑟皱了皱眉,睁开眼睛从王耀手中的事物上掰下一小块,放进嘴里咀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耀垂下手,“这个镇子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外面的那些是什么东西,他们还是人吗。”
“你是来这里做什么的?”亚瑟咽下食物,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头看向王耀,“你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敢跑到这里来,诺斯玛尔,这个人间地狱。”
“是比尔马克帝国试炼场的人和我一起来的,是为了调查这里发生的物种变异,中途我和他们走失了。”
亚瑟嗤笑一声:“能这么蠢的也只有你了。那你们发现了什么?”
“我发现这里的生物发生了变异,这里的动物和人类都变得和外界不一样了,几乎所有的人类都因为瘟疫变成了怪物,开始攻击其他人,动物体型大了一倍,老鼠都大了不少,就连那么小的蝴蝶,都超过了我们以往的认知,变得非常残暴。”王耀回答,“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什么,你知道吗?”
“这里确实发生了异变没错,但是这里不是唯一发生生物变异的地方。”
“还有别的地方?”
“对,比如你说的洛兰,那里就是一个生物异变的地方,还有贝尔玛尔公国南部的暗黑城,这地方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是一个山洞城镇,这里面出现了一种叫盗尸者的怪物,虽然移动速度很慢,但是他们都异常凶残,这种生物我并不知道是由什么变来的,但是它们的长相,说白了就是僵尸。”亚瑟停顿了一下,“还有,你听说过伪装者吗。”
“伪装者?”
“伪装者几乎是和外面的这些变异人类同时出现,只不过伪装者出现的地方距离这里有一段距离。而伪装者的出现,是因为一种诅咒,人类会因为这个诅咒变成伪装者,变得嗜血,狂躁,会去攻击其他人,被攻击到的人也会染上诅咒,变成伪装者。最可怕的是,伪装者表面上看起来和普通人一模一样,根本无法分辨。”
“那岂不是随时随地都会出现伪装者了?”王耀问。
亚瑟笑了笑,转过身把王耀按在长椅上,俯下身,手指划过王耀的下巴和脖子:“对,搞不好,我就是伪装者,而你,就会被我攻击,变成行尸走肉。”
王耀没有移开视线,也没有理会亚瑟的手和他们不正常的姿势:“虽然我不知道伪装者具体是怎么回事,但是你不是伪装者。”
亚瑟愣了一下:“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你,你救过我,所以你不是伪装者。”王耀的眼睛里毫无杂质,真诚地眼神让亚瑟有些不自在,本来想戏弄一下这个看起来面瘫的人,却没想到对方是这个反应。亚瑟•柯克兰未免觉得无趣,放开对方后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王耀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觉得你的脑子里有我不知道的秘密。”亚瑟坦率地回答,“而且这些秘密,很可能正是我需要的秘密。”
王耀抿着嘴唇:“你知道公国的秘密是不能告诉别人的。”
“但是你也告诉了我不少有价值的信息,比如比尔马克帝国试炼场,我对这个地方很感兴趣。”亚瑟闭上眼睛,借着窗口透过来的月光,王耀可以看到亚瑟面部的轮廓,在月光的照耀下,倒是显得有些凄凉,亚瑟勾了勾嘴角,“看你的样子,即便你在比尔马克帝国试炼场工作,你可能也并不知道这个试炼场建造的真正目的。”
“亚瑟,你到底是什么人。”王耀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毫无疑问,亚瑟很强,就凭借着他的身手和三件泰拉石武器就可以看得出,另外亚瑟还知道很多他不知道的东西,这就更让他对亚瑟的身份表示好奇,他不知道亚瑟到底属于哪里,是贝尔玛尔公国,还是南部的山洞城镇暗黑城,或者是西部的雪山,或者是别的地方,或者亚瑟属于那个组织。亚瑟的身份像是个谜团,即便今天是他们接触的第一天,也可以得出亚瑟身上有太多的未知这个结论。那他到底属于哪里,到底是谁。
亚瑟早就料到王耀会这么问,不过他并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他是谁这件事并没有任何意义,或者说,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现在究竟是什么立场,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他会被伪装者攻击并成为伪装者,也可能被盗尸者撕成碎片,再或者站在所有人类的对立面。就是这样一个未来充满了未知的他,到底属于哪里呢。
他无法回答王耀,不是不想,是因为不知道。
亚瑟想,也许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追求真相罢了。
那真相到底是什么?亚瑟不知道,但是他有预感,这绝对不是简单的瘟疫爆发,物种变异,也许它背后的力量,足够毁灭他们所有人。

03
清晨的第一束阳光照进了教堂,亚瑟就睁开了眼睛,感觉到肩膀上有些不寻常的重量,亚瑟不由皱眉,动了动肩想要让这个把自己的肩膀当做枕头用的男人赶紧离开,可对方不为所动,反倒是顺着他的肩膀滑倒了他的腿上,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亚瑟翻了个白眼,推了推王耀的肩膀:“醒醒。”
“唔……”王耀在亚瑟的大腿上蹭了蹭,发出小猫一般的撒娇声,之后继续睡着,完全没有醒来的感觉。
“醒醒,我们要赶路。”亚瑟显得有些无奈,想把王耀从自己身上抬起来,没想到对方死死抱住了他的腿不松手:“再一会……一会就好……困……”
一句不行几乎要脱口而出,不过亚瑟忍住了,他的手随意地搭在王耀身上,轻轻叹了口气,带着拖油瓶真的比他想象的要麻烦的多,不仅要供吃供穿还要和人当枕头。他看到了王耀的白色衣服上沾染的一些血污,莫名觉得这着血液沾在王耀白色的衣服上像是这衣服被污染了一样,他想,他是应该给王耀找一件新衣服穿了。

一个小时后,王耀终于舍得松开亚瑟的腿,晃晃悠悠从亚瑟身上撑起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唔……什么时间了?”
“已经日出一会了。”亚瑟把王耀从长椅上拎起来,“收拾收拾赶路吧。”
“去哪里?”王耀问。
“你不是说去艾尔文防线吗?你别又告诉我你不想去了。”亚瑟觉得自己迟早会被他气死。
王耀犹豫了一下,随后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我没有不想去,只是想知道你的最终目的地是哪里。”
“暗黑城。”亚瑟说,“我要去那里找一本日记,那日记并不是我的,但我需要它。”
亚瑟忽然扔过来一个银白色的东西,王耀条件反射地伸手去接,一把银亮亮的匕首落在了他的手上,匕首外有同样银白色的鞘,这是亚瑟用泰拉石制作的匕首。
王耀略带惊讶地看向亚瑟,而对方已经收拾着他们的东西准备离开教堂了:“这是……”
“拿着它,别给我拖后腿,半路被瘟疫感染了,我可不会救你。”亚瑟擦了擦自己的双枪,自顾自地移开了挡住教堂们的东西,推开了门。
门外晃晃悠悠地正走着一只怪物,听到有动静,它向教堂看过来,发现了并不属于它同类的生物后马上扑了过来,亚瑟并不着急,只是推了推王耀的肩膀:“去干掉它。”
“什么。”拿着匕首的王耀似乎没听清。
“我说。”亚瑟又重复了一遍,“干掉他。”
王耀站在原地,握着匕首的手在微微发抖,怪物离他越来越近,亚瑟的声音还在他的耳边。他不知道为什么亚瑟要让他动手,他应该知道自己并不擅长这些东西。
怪物眼看就要扑上来,而王耀却根本抬不起收,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单纯的害怕?不,有亚瑟在他并不害怕,还是因为别的吗?因为这个怪物在不就之前还和他们一样是个活生生的人?
枪声在王耀的耳边响起,这次他的衣服上是彻底沾染上了血液,白色的衣服被血弄的不成样子。王耀看着自己的衣服微微发愣,却被亚瑟扯下了白大衣,他疑惑地看向亚瑟。只见亚瑟皱着眉,脱下自己的外衣递给他:“换一件衣服,等到达下一个目的地,我再帮你找适合你的衣服。”
“谢,谢谢。”王耀有些僵硬地穿上亚瑟的衣服。
“为什么不动手。”亚瑟招招手,示意王耀跟上来。
“为什么忽然要我动手。”
亚瑟头也不回:“因为我没有办法在战斗中随时随地保护你,首先,我没有义务保护你,其次,我不想带一个累赘,如果你什么都不会,那你就只能自生自灭。”
王耀抿着嘴,加快步子跟上亚瑟,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我觉得你很奇怪。”
“奇怪?”亚瑟皱眉。
“对,很奇怪。”王耀想了想,“你说你没有义务保护我,但是我们才认识了不到两天,你就救了我三次,你把食物给我吃,你把你的泰拉石匕首给我用,你还把你的衣服让我穿。你明明说你没义务送我去艾尔文防线,但是你还是带上了我。如果说是因为我知道了你武器的秘密,你完全可以扔下我不管,我肯定活不活三天,况且你这么厉害,你也可以当场杀我灭口。”王耀拉住了亚瑟的手:“你是个很温柔的人。”
王耀承认自己说出这句话确实自己把自己吓到了,他不知道亚瑟会有什么反应,他也有些害怕亚瑟会因为自己鲁莽的言语生气,但是他真的觉得亚瑟很温柔,虽然他们只认识了两天,但是王耀一直相信自己的意识不会错。
“……哼”亚瑟冷笑一声,“你自作多情了,我一点也不温柔。”
“喂……”王耀有些失落,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小步跟在亚瑟身后。
“想活着就少说话。”亚瑟看也没看王耀,自顾自向前走去。
“那我们要向那个方向走。”王耀问。
“南方。”亚瑟说。
突然,走在前面的亚瑟停下了脚步,王耀没有注意到一下撞在了他的身上。亚瑟一手拉住了王耀的手腕,另一手摸上了自己的枪,微风把地上的尘土卷起,窸窸窣窣的声音让王耀也崩起了神经,他也抽出亚瑟交给他的匕首,凝神屏息等待着危险的到来。“一会我说让你跑,你都离开,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辅助我。”亚瑟低声说着,把自己的另一把枪递给王耀,又从他的手中拿过匕首,“我如果叫你开枪,不要犹豫,这里出现的任何东西,都已经不是人类了。”
亚瑟的话音刚落,身后就出现了一阵大风,亚瑟马上把王耀甩出去,向身后一刀刺下去:“跑!”
王耀毫不犹豫直接向远处跑过去,然后他又听到亚瑟对他喊:“去高地!”
高地?这个地方哪有高地,唯一有的只有不算太高的房顶,王耀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爬上去,因为他从未爬上过房。犹豫了一下,王耀便去找东西垫脚,他绕到房后,到吸了一口凉气,一个全身溃烂的完全没有人形的怪物正蹲坐在房后,手里拿着一个同样腐烂的手臂,大口大口啃噬着。
胃里泛起一阵恶心,他捂住嘴扶住墙壁干呕出声,恶臭让他几乎要把昨晚的晚饭吐出来。怪物发现了王耀,放下手臂,晃晃悠悠向他走过来。王耀握紧枪对准怪物,本能让他想逃,怪物嘴角滴下来的黑血让他反胃。怪物向他扑了过来,王耀惊叫一声躲到了一边,手中的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发热,发出阵阵响动,王耀干咽了一口口水,手指扣上扳机,手臂不断颤抖,手心湿答答一层汗手指根本没有力气去扣动扳机,枪的热度简直要灼伤他的手。怪物张着嘴向他咬过来,并伸出手想要抓住王耀的手腕,那张滴血的嘴就要碰到他。刚刚腐烂的手臂被怪物拿在手中啃噬的记忆再次让王耀觉得恶心,无论如何他不想成为下一个被怪物啃噬的人。他忽然想起亚瑟说的话:“他们已经不是人类了。”
“呯——”
怪物的头瞬间被轰掉在地上,身体也停住了,随后向前倒下。王耀只觉得自己的冷汗出了一身,手似乎没有力气握住这把枪。
“王耀!开枪!”亚瑟的声音从不远的地方传过来,王耀像是被惊醒一样手忙脚乱向房顶爬。他看到亚瑟对面站着一位黑色头发红色眼睛的女人,走路方式和他们遇到的怪物差不多,但是却更加灵活,一头长黑发垂到腰间,破破烂烂的衣服上也满是血污。如果在这里的生物变异之前,这位女孩子应该是个很美丽的人。可是不幸终究是发生了,没有挽回的余地。
“开枪!瞄准头部!”亚瑟用匕首割断女人的飘起来的头发,王耀才发现,那头发像是有魔法一般代替着主人攻击眼前的金发男人。女人的动作非常快,冲向亚瑟后一把掐住亚瑟的脖子,把亚瑟按到在地上,亚瑟咬着嘴唇,抬手向女人的腹部开了一枪,肠子和血液溅到了亚瑟的衣服上,女人也发出凄惨的尖叫,同时被崩飞出去。
王耀被这个场景吓到了,他马上抬起枪,对准女人,可以对方的速度太快了,万一打不准,他可能会误伤到亚瑟,“呼——”王耀深呼吸了一下,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告诉自己对方已经不再是人类了,对方是怪物,要杀死他们的怪物,不是怪物死就是他和亚瑟死。
开出那一枪的瞬间,王耀觉得心跳都要停止了。王耀并没有打中女人,反倒是让女人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女人对他嘶吼一声,像是马上要冲过来,王耀护住头紧闭双眼急促地叫出声,随后他听到一声枪响,亚瑟趁着女人被王耀吸引了注意力,瞬间拔出枪,射中了女人的头部。
王耀睁开眼睛,他看到女人张张嘴,嘶哑地声音内似乎隐藏着愤怒,女人艰难地发出完整的声音:“为……什么……我们错了吗……”
王耀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只觉得双腿发软,像是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一样。亚瑟用匕首把挂在自己身上的带血的东西挑下来,又把沾着血的外衣脱下来,擦干净匕首后扔到了地上。亚瑟看着王耀,半晌示意王耀从房顶下来:“走了。”
“啊,恩。”王耀抿着嘴唇,想要跳下房,却突然脚下踩空摔到了房下的草垛里。
“……蠢死了。”

评论(10)

热度(78)